德甲

破碎命盘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武尸

2020-01-16 18:1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武尸

龙渊不知所指,问道:“跟僵尸有关?”

一想到此,龙渊连忙又去翻看手中的《武尸四极变》印证自己的猜测,他发现这门武功竟然是教人如何抵抗尸毒,保留自身的意识,而且还能利用尸毒淬炼肉身。

“不错。武人中尸毒后尸变成僵尸便是武尸。武尸与僵尸两者之间有着区别,前者不像后者那样全身僵硬,武尸比僵尸要灵活的多。这也是武人在完全尸变前努力克制躯体僵硬的结果,就像现在的你。”大鼠解释道。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武尸,这其中的因果说来话长,要从武道不容说起。自天地巨变后,修士和行者借天地灵力进行修炼,灵力和清气相冲,因此武道不容,武与道不可兼修。但千万年来,一直有许多武人与修士在追求武道兼修的路上孜孜不倦的探索。”

龙渊细心听着,他对这些倒不算陌生。

“震藩前辈也是妄图武道兼修,致使他一身绝高的修为化为了乌有。”龙渊感叹,一个与人近身三尺之内,当世无敌的武人强者就因为染指灵力而一身修为尽废,化作了凡人。怎能不令人唏嘘。

大鼠继续说道:“然而无尽岁月过去,鲜有人能够在这条路上有任何进展。无论武人引灵力入体抑或是修士收纳天地清气,最终都只有成为废人的下场。多少天赋卓绝的武人修士因为踏上了这条路,最终都与凡人无异。

“武人想要修行,必须体内生有气海,修士想要修炼,则需要体内生具灵根。武人与修士可以结合,其后代可能会同时生有气海和灵根。最初武人与修士通婚,也是希望他们的后代能在武道兼修的路上探索出新的一片天地。但是同时生具气海与灵根并不代表着能够武道兼修,也只能选择一个方向,习武或者问道。

“武人修行比较简单,只要体内气海是一片活海便可修行,但修士修炼,还需要开启灵窍。武人的灵窍一旦开启,天地灵力便会进入体内,与清气互相侵蚀,直至两两消磨殆尽,纵使再度关闭灵窍也无济于事。”

“可是,这与僵尸有什么关系呢?”龙渊一时间难以将僵尸与武道兼修中的因缘联想在一处。

“僵尸是一种神秘的生物,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可长生不死。可由死尸尸变成紫僵,而后变为黑白僵煞,最后可成为毛僵、飞僵;亦可由人中尸毒而变成僵尸,最终也可成为僵尸中的王者。一旦僵尸成为飞僵,甚至可以飞天遁地,操控五行,运转道法和法术。”

“我在一些志怪小说中也见提及过,说飞僵可吞神杀佛,不过显然这是属于夸大杜撰。你说飞僵能够运转道法,难道僵尸也有灵根灵窍,能运转灵力?”龙渊问道。

大鼠摇头。

“难道说妄图武道兼修的武人是想通过尸变成为僵尸,继而修成可运转道法的飞僵,从而达到武道兼修?”龙渊忽然醒悟。如果僵尸不借用灵根灵窍和天地灵力也能运转道法的话,那么武人就不用担心清气与灵力不能相容的问题了,武道兼修也就成为了可能。

“以这种方式求取武道兼修,为大部分人所不齿。即便是武圣震藩,也没有选择这样的途径。”大鼠补充道。

“想要以成尸的方式来达到武道兼修,大部分应该是武人。修士无法收纳天地清气,即便中了尸毒尸变也无用,他们无法解决清气的问题。”

“的确如此。武尸的存在,一方面就是有武人想要探索武道兼修的原因;而另一方面则是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辛。”大鼠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不齿的表情。

“那是什么原因?”看到大鼠这般模样,龙渊也忍不住问道。

“武人能收纳天地清气,胸臆浩然。然而古往今来武人何其之多,这也应了一句古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武人修炼己身,不断突破可以增加自己的寿命。但有些武人限于天资,修为到达瓶颈时无法再度突破,到了大限便要老死,回归轮回。”

大鼠顿了顿,有些感慨,叹道:“想我武人天之骄子,自身修炼踏破生死,增加阳寿。如若大限到来,死则死矣。仰不愧天,俯不怍地,便是身死那也是命也。”

“对,人生自古谁无死。百年回首时,能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便不枉来人间一趟。”龙渊对大鼠的话是由衷的赞同。

“说得好!但是有些人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们不愿意死啊,这便是我所说的另一方面的因果。僵尸若生存的久,除了可能会运转道法外,自身也可以长生不死。因此许多软骨怕死的武人便看中了僵尸的寿命,想尸变为僵尸以此获得更长久的寿命。”大鼠说着,他的脸上都有着不作掩饰的鄙夷。

“这些人成功了吗?”

“尸毒对于武人来说,是无解的,除非借助方士或者修士的手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不解尸毒,武人到最后都会变成只会想嗜血的武尸,没有了自己的意识。这些武尸最终流离于天地间的阴暗角落,浪荡无依,甚至流亡到边荒。武尸比僵尸的危害更大,僵尸只需要方士或者修士便能对付,但武尸却需要武人和修士或者行者合力才能杀死,端的是难杀。不过所幸是武尸不能再修炼,只能保留尸变前的修为,而且无法收纳清气,否则就太麻烦了。”大鼠答道。

“创下‘武尸四极变’的这位前辈也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才化身成尸的?他成功了吗?”龙渊发问,他觉得中了尸毒化成武尸还能创造出一门武功的人,必定是天资卓绝之人。这样的人都有着自己的傲骨,怎么可能为了苟且续命而去变成武尸。况且如果真的成为了武尸,又怎能在那种状态下创造出一门武功呢?

大鼠摇摇头,道:“不是。他是个特例。他成为武尸,与玄门的一些门派有关,并非出于自愿。”

龙渊看着大鼠,等着他继续说下去。这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秘辛。

“玄门的修士虽然不能借助尸毒来做到武道兼修,但玄门中的一些门派一直在探索这个领域。他们暗地里在世间寻找到一批又一批拥有气海且天资不错的孩童,将那些孩童培养起来,最后把那些孩子投进了僵尸群中,任其被僵尸啃咬。几岁的孩童,能有多大的能耐,最终那些孩子无一幸免,都中了尸毒。”

“太可恨了!”龙渊听到这里不禁叫出声来。

“这些修士想让身中尸毒的孩童保留自己的意识,一面帮这些孩童压制尸毒,一面训练这些孩子,壮大其身心。如果能够在身中尸毒的情况下保留自身的意识,同时又具有僵尸的特性的话,到最后便有可能修成飞僵,运转道法。这些孩童被当做实验工具,成为了探索武道兼修的牺牲品。”

大鼠叹了一声,续道:“那些被作为实验品的孩童成尸之后,没有一个能保留自身的意识,都化为了武尸。那个门派为了不让外人得知他们的作为,便将那些孩童尽数屠杀,一个个魂飞魄散。但是或许是上苍垂怜,那些孩童之中有一人在完全丧失理智之前,逃进了一座神祇的庙宇,偶然吸食了真神残留下来的一滴血液。最终才逃过一劫,没有完全变成僵尸。”

“后来呢?”龙渊迫不及待的问道。

“数十年后那个幸存的孩童已经成为了一个盖世强者,带领千万僵尸将那个玄门门派清剿个干干净净,并将门派中的丑闻公诸于世。一些与那个门派有染、沆瀣一气的门派意图口诛笔伐,但也被杀了个片甲不留。”

“就该这样!”龙渊忿忿,这些玄门门派的作为当真是丧尽天良,简直是人人得而诛之。

“后来武道门系知道他是武尸之后,无不震惊,整片武道世界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作为一个僵尸那时的他早已超越了飞僵的境界。据说他曾与僵尸始祖旱魃大战过,平分秋色。但可惜的是即便他的尸身超越了飞僵,他也不能运转道法。所以武道不可兼修自那时起基本上已经盖棺定论。”

“这位前辈名讳是什么?在数十年之内成为一代盖代强者,还将尸身修到了超越飞僵的境界,不可能没有留下名讳的。还有他与一般的武尸有什么区别吗?仅仅是保留了自身的意识吗?”龙渊对这个传奇中的人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名讳,他自称姓姜名神,但时人多半以为他是取了‘僵神’的谐音。即便绝艳如他,也没能彻底摆脱僵尸的本性,虽然能够长生,不老不死,但他依然必须靠吸血为生,只不过他都是取的死人血罢了。”

龙渊听后愣了好半晌,叫道:“难不成我以后也要喝死人血?”说罢他双手连忙去翻阅《武尸四极变》。

书纸一页页翻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须臾后龙渊才松了一口气,书中说明只要不是被绿僵咬过,修炼这门武功后,都不会成为武尸。姜神当年是被一个修成绿僵多年的僵尸咬到,最后即便创出这门武功也无法改变既成事实。

“还好还好,这世上这么多好吃的,要是只能喝死人血,还不如死了呢。”龙渊拍拍自己的胸膛,长舒了一口气。

见龙渊说出这样的话,大鼠也是哭笑不得。他接着道:“姜神的出现虽然证实了武道不可兼修,但他却给那些想要以成尸来换取寿命的武人带来了光明。此后的千秋万载中,诸多武人洗净了脖子去找僵尸咬。其实不光是武人,就连修士也有这样做的。只不过这些武人能够声称,让最后的生命发挥光亮,为后人探索武道兼修的道路。”大鼠一脸嗤笑。

婊子立牌坊。

龙渊再度翻看了手中的《武尸四极变》,问大鼠道:“姜神既然创造出了这门武功,想必凝结了他对抗尸毒的经验和心得。他既然能够保留自身的意识,那后来者岂不是也能走到他那一步?”

“你想多了。姜神的确有盖压同代的天赋和毅力,在成为武尸后还能够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路,而且还创出这门震惊武道世界的武功。有人猜测如果他不是中了尸毒只能走武尸的路,说不定能问鼎武学的极境。但是,你别忘了,姜神成为武尸能有如此成就是建立在他吸食了一滴真神的血液的缘故,否则即便他天赋再卓绝也不免步前人的后尘。可世上真神之血上哪里再得到第二滴?而且这门武功就是因为修炼条件极其苛刻,所以只排在了遁世下乘的品级,你以为这样一门前无古人的武功只是这个品级?”

大鼠看了龙渊一眼,这小子有时候思考问题只流于表面,历练的还是有点少。

“或许是姜神感怀自己的身世,所创造的这门武功针对的是年纪不大、修为不高的武人所创,倒是那些个该死不死的软骨千年王八想修炼也修炼不来。即便能修炼,没有上天赐予的机缘,也是白搭。除非能再找到第二滴真神血液。”

“我也没有什么真神血液,这门武功我还怎么修炼?”龙渊有些泄气,折腾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苦,如果不能修炼这门武功,也太冤了。

龙渊不傻,这么长的日子下来,他总感觉大鼠这样折磨他是有目的的,今日当他看到武尸四极变的时候,终于知道这些时日经历的炼狱般的生活是为了什么了。现在大鼠却告诉他需要上天赐予的机缘,这仿佛是在逗他笑。

“等你实力足够强大了,去探究你的身世吧。”说完这句话,大鼠负手在背后,转身离去。

“呃?你的意思是我能修炼这门武功?”龙渊愣了片刻,赶忙问道。

“月圆之夜你还有任务。”大鼠没有回应龙渊的问题,只说了这句话。

“我的身世……”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电话号码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北海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淮安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宿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