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李宇春称常常被父母逼婚回应中性话题会撒娇世界和平

2020-02-15 13:3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宇春称常常被父母逼婚 回应中性话题:会撒娇

李宇春舞蹈(资料图)  新快报6月1道 近期的唱片市场中,李宇春新发行的第五张专辑打败各路好手,稳坐冠军宝座。  出道6年,她两次登上《时期》周刊封面,参演第一部电影《十月围城》就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她身上的光环从未减弱过,每一年的“WhyMe”演唱会已成为品牌,新成立的工作室也在不断壮大中。  日前,李宇春接受了新快报驻京的独家专访,她坦承自己很自我的过往,也无奈地透露众多诸如“青年领袖”等名头给自己带来的负担,她更坦言对于感情,自己是个“被动的人”。  音乐  “新专辑出现给大家我的内心。”  《会舞蹈的文艺青年》呈现出李宇春“文艺”的一面。她坦言有时候会把自己关在家里,有时候坚持的东西他人很难去改变,但并没有特别激烈的行动。她说,在这张新专辑里,自己参与了大部分作品的创作,风格和以往截然不同,此次的创作更加偏向于内心。  新快报:“会舞蹈”与“文艺青年”怎么会搭配在一起?  李宇春: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上存在两种极端的性格,可能在舞台上给大家的印象更趋向于有爆发力,其实在私底下我非常安静,我希望能找到一种音乐来诠释性情中的这些部分。新专辑大部分是轻舞曲,我希望它更多的是表现一种态度,文艺青年也会舞蹈。  新快报:听说你会临时写些东西在里,最新的灵感是什么?  李宇春:我刚刚还在问“今天有多少采访?为何每天要讲一样的话?”回去可以写一首歌叫宣传期。  新快报:新专辑中终究有6首你参与创作,是否是下张全部自己包了?  李宇春:我的歌库太多了,这张专辑你能听到6首我创作的已非常不容易了,之前被毙掉很多首,那就自己留着了。  新快报:《对不起,只是忽然很想你》到底在想谁呢?  李宇春:没有指谁,说实话是由于之前唱了很多诸如《皇后与梦想》、《我的王国》等,都是讲非常自我的东西,这次做新专辑时我就在想:除我以外有谁还会唱《我的王国》?这就有点不太对了,由于音乐还是应该跟大家有共鸣,想问问听到的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其实我私下更喜欢听一些安静的小清新的歌,比如卢广仲、陈绮贞等,没有聒噪,没有躁动,只有让人觉得舒服和惬意的律动。  表演  “陈坤、周迅、小镁,他们会给我很多帮助。”  上次参演《十月围城》,李宇春走上金像奖红毯,这次参演徐克的《龙门飞甲》,她在等待的进程中,有点担心自己在戏里的表现。  新快报:徐克导演非常天马行空,产生过甚么让你难以理解的事情吗?  李宇春:他太天马行空了,而且话也不多,永远是笑眯眯的。有一个阶段我有些担忧,由于拍得好或者不好他都是这类反应。但后来觉得算了吧,他不可能拿自己的电影开玩笑,如果真不好,他一定会说的。我有把这个心理进程跟他交流,他说:“我有的是机会调教你”,其实他是有自己的尺度,会把一切都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  新快报:第一次演感情戏是否是很难,与陈坤、周迅会不会交换演技?  李宇春:这部电影是武侠片,其中有很多骑马、吊威亚的动作,我被吊在很高的地方时就很畏惧。我也是第一次来演感情戏,我觉得在这一方面有很多成功的演员,包括陈坤、周迅、小镁,他们会给我很多帮助,大家会坐一起聊天吃饭,而不是各拍各的,拍完就走。通过跟他们的接触,也在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之前是比较喜欢自己待着。  新快报:你会不会接下来当导演?周杰伦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李宇春:虽然之前自己也导过MV,反而是拍过的两部电影让我停住了当导演的想法。在拍电影的进程中,我也有默默视察导演与摄像,这些不是那末容易做得好,我想放一下,先多积累。  心态  “我会对自己说‘李宇春你好低劣’!”  出道6年,李宇春也遇到过迷惘与纠结,比如对于自我的不确定。有时候在舞台上表演,只有她知道什么时候是真的释放,什么时候在缩手缩脚。  新快报:现在李宇春工作室是怎样的状态,你不是老板?  李宇春:现在很多艺人有工作室,他们是老板,处于独立运营的状态。我不是工作室的老板,只是在公司有一个独立的团队,里面的工作人员专门负责我的工作而已。希望能在各个方面都能有专属的人,新进的人员需要我的认可。  新快报:有了工作室,你的工作更有自主性并且更专业化吧?  李宇春:其实在自上公司已经给我很大的尊重,最大的区别是在于工作人员的精力分配。你知道天娱有多少组艺人?(我记得是60组。)对,你想工作人员每天要做多少工作,他们不是不想做好,做太多东西就会有错误和漏洞,我希望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  新快报:你的粉丝很强大,作为偶像的负担会不会愈来愈重?  李宇春:是的。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会拿那些李宇春名字前面的一连串前缀想问题,比如“青年领袖”啊,“时期偶像”啊,“某某大使”啊,我会想起自己当初比赛时青涩的模样,那个时候太自我了,可是现在我会由于这个名头、那个名头而受阻碍,我会对自己说“李宇春你好低劣”。  感情  “其实我也会撒娇,也会被逼婚。”  李宇春的感情一直被外界关心,她自己表现出非常豁达的状态,坦言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感情上太过于慢热。  新快报:这6年来你成熟的最大表现是什么?  李宇春:心态和处理事情的方法,我本身很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很自我所以会有让他人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之前更年轻时,我会直接在他人面前说“我不”,让人觉得非常强势,有很多工作人员害怕跟我工作或开会。现在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争论的进程中,有时候很剧烈,我又会说“我不”,因为我忘记要说得客气一些,于是我会马上补充说“对不起,我不”。  新快报:最近有没有认识甚么新的异性朋友?  李宇春:最近真的很忙,一直在忙着宣传。可以说,去年的消极怠工让我在今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去年休息旅行,今年大量的工作就堆积了,从去年10月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更别说认识新的异性朋友。  新快报:最近关于你恋爱、结婚的时有传出。  李宇春:最近总是有媒体问到这个问题,弄得我的报导出来都是结婚、谈恋爱什么的。其实我自己离结婚还有段距离,现在的重点还是放在音乐上面。不过逼婚是真的,每次回家会被母亲大人“逼婚”,老妈总是爱唠叨我的终身大事。  新快报:在你的感情观里,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李宇春:一见有好感还行,钟情就有点快了。我觉得需要更多的相处,因为我是一个慢热的人,这跟性格有关,由于自己慢热,所以不可能与谁第一次认识就走得很近。  新快报:歌词中的“犹豫不决”是你对感情的态度吗?  李宇春:生活中要做选择时会这样,比如点餐的时候,比如买衣服时。工作上我比较准确,小的事情不会纠结很久。感情上,我觉得不一定要这样理解,只能说我是一个在感情上比较被动的人。  新快报:你一向给人中性的感觉,性格也会偏冷酷、结实吗?  李宇春:其实我也喜欢浪漫,也很享受诸如海边、日落、温暖的阳光,以及柔柔的风等浪漫画面。固然也会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撒娇,呵呵,不过我撒娇的方式有点‘欠’,我是个要拐着弯儿去表述的人,会不自觉地用到很多暗喻和小动作,比如我会偷偷跑过去捏捏人家的肚腩之类的,所以会让一些人不理解。  关于人际  我本身很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很自我所以会有让他人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之前更年轻时,我会直接在别人眼前说“我不”,让人觉得非常强势,有很多工作人员畏惧跟我工作或者开会。现在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争辩的进程中,有时候很剧烈,我又会说“我不”,由于我忘记要说得客气一些,因而我会马上补充说“对不起,我不”。  关于音乐  之前唱了很多诸如《皇后与梦想》、《我的王国》等,都是讲非常自我的东西,这次做新专辑时我就在想:除我之外有谁还会唱《我的王国》?这就有点不太对了,由于音乐还是应当跟大家有共鸣,想问问听到的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经历”。  关于偶像  我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淡定”和“举重若轻”,反而经常会感到自卑。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也在思考“偶像”这个问题,我会拿那些“李宇春”名字前面的一连串前缀想问题,比如“青年领袖”啊,“时期偶像”啊,“某某大使”啊,我会想起自己当初比赛时青涩的模样,那个时候太自我了,可是现在我会由于这个名头、那个名头所阻碍,我会对自己说“李宇春你好低劣”。  手记  李宇春头发的秘密  这是我第二次专访李宇春,第一次采访时只聊了一些演唱会的东西,那时她合约行将到期面临重新选择时期,还没有取得豪宅,也没有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最近看到她拍杂志时竟然是卷发,因而很好奇地问她会不会斟酌长发。她透露有时候公司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哎,你可不可以留长一点”,可是她的头发很直很硬,所以没办法边分,稍微长长一点,她就看不到前面的路了。所以,她又会很烦地去剪头发。  都说李宇春会宅在家里弄奇怪的东西,那是什么?原来宅在家里的她会玩一些软件类的东西,比如尝试剪一些片子,或尝试配字幕。我问她有没有想经营甚么副业,她便问我有甚么建议,我随便说“舞馆或KTV”,她觉得KTV难度有点大,还坦言自己在做生意这上面“有点笨”。她也没想凭自己名望来给爸妈开店,由于生意要做得久长,不能只看短时间里自己的影响力,那是站不住脚的。  由于要做父亲节专题,在采访快结束时我和她聊起了“春爸”,她也很配合地讲起“我的爸爸”那个非常兢兢业业的人。由于李宇春的化装都由专门的人来打理,所以化装的本钱都比天娱公司的一般艺人要高,专访时李宇春并没有化妆,所以不能接受拍照。我忍不住近距离视察她,她的肤质非常好,因而只能拍一张合照私留了。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如何治疗增生性关节炎
缓解颈椎病的方法是什么
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