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天下布武录 第三十八章 地板上的阵法

2020-01-16 23:47: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下布武录 第三十八章 地板上的阵法

这茶水十分之解乏,两人对饮了一会,疲惫之意便很快褪去。

吴锋和云海岚继续挖掘,洞口越来越深,云海岚也只得提着油灯,跟进到挖出的地道里。

吴锋很小心地让挖出的泥土不弄到她身上。

“差不多了。”吴锋开口道。

他们开挖的地方,距离李家父子所居的精舍,本来就不远。

吴锋和云海岚挖了十米有余,这个距离,计算起来,所挖到的位置,距离李家父子屋内地板正下方,便非常之近了。

“上去休息。吃晚饭的时候,李家父子作为贵客,一定和谷主在一起吃饭,到那时候,我们再来挖到正下方,窥探屋里的情况。”吴锋道。

云海岚轻轻diǎn头。

她虽然穿着暴露,但其实性子孤冷,不爱多説话。

在发现吴锋的超乎常人之后,她便不再动不动一口一个小子,而是以吴锋的话语,以简单的回答或者diǎn头来应对。

只是在极有主见的吴锋面前,她的沉默便好像唯吴锋是从,虽是比吴锋大了这许多,却有几分侍女的味道。

↙dǐng↙diǎn↙小↙説,

两人回到吴锋的家中,云海岚躺进白玉棺,开始休息,而吴锋则坐在蒲团之上,闭上双眸,进入了修炼当中。

通过静修来休息。

吴锋不想浪费时间,他清楚地知道,现在提升实力的紧迫性。

力量的强大,是成就大业的重要保障。有勇无谋固然不行,但力量不足,则也难以保护自己。

锻骨境,顾名思义,锻骨炼体,通过将精气注入全身二百零六根骨头,而后散发自全身皮膜、肌肉,起到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作用。

自煅骨起,肉体强度,才开始真正提升。

无疑地,淬炼肌骨需要大量的能量。但比起修真者,武者对于天地元气的吸收能力较弱,这是极大的劣势。

打个比方,修真者炼神,就好比将打造好的钢锭经过敲打,铸造成一把宝剑,材料不够,立刻可以添加。

而武者炼体,就如同将铁做的剑胚锻打,造成宝剑,这个过程中,很难再有原料的补充,一不小心,就要损耗许多,最后造出来的宝剑,肯定比原料充足时要缩水很多。

虽然吴锋在养气境积累了大量的元气,体内元气,比起同级武者要丰足一些,但是经过锻骨,同样会有不小的损耗。

长吸一口气,吴锋气运丹田。

丹田,一般指的是三大丹田中的下丹田,又称苦海、轮海,在脐下三寸阴交、气海、石门、关元四穴之中,为人体真气积聚周转之处。

丹田之中,真气旋转起来,仿佛一朵星云。

星云一般的真气边缘,星星diǎndiǎn,犹如雾丝。

雾丝一样的真气,渐渐弥散开来,如同水银在地面上散开一般,沿着全身经脉,游走四方。

好像炒豆子一样,吴锋的身躯,在关节部位,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爆响,有淡淡的金色光华透出。

那是吴锋在夜间吸取的东辰巨星星力,在这时表现出来。

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之下,吴锋的肌肉也在瞬间变得清明透彻,好像水晶一样。

肌肉和骨髓中的杂质,如同蒸馏美酒一般,被真气挤压而出,沿着血脉流淌,被逼压向人体的下部,进入肾脏和膀胱当中,将在以后借由排泄来排出。

也有部分杂质浮上体表,以汗液的形式排出。

吴锋修为尚浅,所以还需要依赖排泄系统,排除修炼产生的杂质。如果到了武者的巅峰境界,自然可以运动体内的五脏之火,将杂质焚烧尽,化为体内的能量。

这个过程,有一种强烈的疼痛,但对于沉浸于修炼中的吴锋来説,这种痛,乃是一种痛快的痛!

痛得全身洗练,便是舒畅。

之前吸入的一口气,被吴锋储存在肺叶中,久久不吐。

如今,他可以説是完全停止了呼吸,依靠内息维持着生命和真气的运转。这种闭气修炼的状态,更容易进入无我的意境。

东辰剑典中的内功,可以实现长期的闭气。而一般的煅骨境修士,如果得不到空气供应,撑的时间比起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如同湖泊一样的真气团,进入经脉之中,就化成了涓涓细流。

真气滋润着肌骨,就如同小河滋润着两岸的植被。

吴锋体内的穴道,好似一架架精密的机械,又如同一座座鼎炉,对真气进行淬炼转化,使之能够被肌骨所用。

东辰剑典修炼到深处,体内三百六十五个穴道,恍若三百六十五颗周天星辰,在体内的经脉连结之下,形成完整的星图。

而体内的大小隐穴,则犹如宇宙中的黑洞。

躯体之内,自成宇宙,我心之间,成就天地。

呼地一声,吴锋睁开了眼,肺叶里的浊气,被他如同利箭一般,喷吐而出,带着一股笔直的白气。

他的眼神显得清亮无比,目光犹如利剑一般,闪烁之处,又有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好似明亮的黄宝石。

但是,辛苦积聚起来的真气,在这次淬炼肌骨过程中,却也消耗了不少。

吴锋知道,这样按部就班修炼下去,哪怕东辰剑法强大,但修炼到后期,自己也难以与修真者中的精英匹敌。

因为修真者拥有根骨,在取得天地元气方面,实在是太占优势了。

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吴锋虽然坚信修己身必将实现强大,然而他仍然急需取得两种东西。

他知道,这两种东西,是武者中的绝世高手们与修真者对抗的根本。

其中之一,被称为骨文,是上古巨妖和神修将自己的体悟和天赋,烙印在奇骨之上,留给后世的印记。佛门的舍利子,其实也是骨文的一种。

骨文无疑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想要得到,需要机缘。

其二,则是武魂,武魂不但可以组成镇山大阵,更能加持于武者本身!取得前代武者精魂的认可,便如同神祇附体,以神意相攻伐,自然无往不利!

然而,取得武魂的认可,比起调动武魂的力量,还要困难得多。

吴锋是无运之体,他倘若要取得骨文和武魂,手上就必须染上更多气运者的鲜血。

钟声响起,正是晚餐时间。

吴锋用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汗水,飞快地走出房门和院门,确定了李家父子的确已经离开客舍,才飞速返回来。

“云姑娘,可以了。”吴锋轻轻敲击白玉棺,唤云海岚起来。

“那么,我们走罢。”云海岚道。

两人再次进入密道当中,进行挖掘。

云海岚闭合双眸,感应道力气息。

李忠在客舍中布置了结界,那么在地底下就能隐隐感觉到结界透发出的道力。

“就是这里了。”云海岚肯定地道。

吴锋将挖出的地道中的土石,都清理到外面的密道中,让地道变得清爽起来。

地道的末端,就是李家父子所居客舍的正下方。

云海岚走到地道末端,在dǐng上划了个光圈,发动隔垣洞见之术。而后,吴锋也凑了过来。

吴锋和云海岚不能再一前一后,只能两人并排站在狭窄的地道里,身躯立时挤到了一起。

感觉到云海岚身体的清凉柔软,吴锋不由心中微动,而后他的手掌一滑,似乎贴到了什么光润的东西,却是和云海岚的玉手贴在了一起。

不自意地,吴锋用指尖在云海岚光润的掌心上轻轻搔了一下。

如同羽毛滑过,但云海岚却是极为敏感,痒得轻轻笑出声来,dǐng上划出的光圈也啪地一声破灭。

“抱歉……云姑娘,小生可不是故意的。”

发觉自己轻薄了这位哪怕不算在棺内沉睡的时间,年纪也快能做自己母亲的成熟美女,吴锋连忙以略带调笑的语气道歉,试图化解这尴尬气氛。

“死小子。”云海岚嗤地一声笑,道:“想要占便宜的时候,倒是和一般男人也没什么两样嘛?想要我帮你忙,就给我安分diǎn!”

这话柔腻婉转,却又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味道。

不过,云海岚説出这番话,却是颇为解气。终于找到个机会,能教训吴锋几句。

吴锋再聪明,在这种事情上,果然依然嚣张不起来。毕竟年纪尚幼,对上云海岚这样的成女熟性,难以表现出大男人的气场。

于是他只能耸耸肩,一笑而过。

云海岚再次发动了道术,光圈调整着焦距,渐渐显示出了室内的景象。

不过,从下面看去,看到的只是天花板而已。

云海岚调整着聚焦,终于视野清晰了起来。

一个怪异的图像,出现在二人眼前。

图像折射出清澈的淡蓝色,无疑是以灵晶铺成。

这是一个阵法,在这个方向看去,仿佛悬在空中,实际上,它位于地板之上。

“云姑娘,这个阵法是……”吴锋问道。

云海岚微微一沉吟,加大道力,放大了光圈。

阵法完整地展现在两人眼前,形似一只猛虎,却显得比猛虎更加狰狞威严。

“这是……狴犴?”吴锋道。狴犴是九龙子之一,主管刑狱。

云海岚diǎn头:“不错。这个阵法,就叫狴犴天牢阵。”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陕西正和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南通治疗龟头炎方法
珠海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