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四川金融圈还要震荡

2019-08-15 10:3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四川金融圈还要震荡 6月以来,整个四川担保业坏消息接踵而至,多家担保公司出现兑付危机。更糟糕的是,多位当地银行人士向南方周末证实,在四川,出现代偿困难的担保公司不下十家,他们担心未来会有更多的担保公司老总失联。近期四川省担保协会组织的一场座谈会上,一位民营担保公司高层感慨,要向国有担保公司缴械投降了…… 一家担保公司出事,为何反而牵连几十家企业还不上钱?因为这些项目公司大多只是圈钱的空壳。 捆绑了理财产品的这种融资性担保公司在四川曾盛极一时,如今高管频频跑路,并将银行和投资者们一起拖入深渊。 2014年8月12日一大早,近千名四川投资人聚集起来,希望****能出手相救。从7月下旬开始,每天都有人来讨说法,想拿回自己的钱。 他们在不同的理财公司购买了各种理财产品,但这些产品的担保方都指向了同一家公司——汇通信用融资担保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通”)。7月6日,汇通董事长杨志刚、常务副总裁刘玉英失联,公司陷入瘫痪。7月9日,只剩手持借据的投资人坐在失联董事长的办公室,连公司员工都已不知去向。 汇通属于四川省最早的一批融资性担保公司,成立于2004年前后,曾获得“全国担保行业AAA级信用示范单位”。汇通注册资本9亿,金融机构的在保余额46.28亿。 这样的场景,在四川最近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怀有八个月身孕的李辛,是“讨说法”人群中的一员。一年前,她的钱由当地另一家担保公司作为担保,借给房地产公司、机械设备企业等,年化收益率18%。除了全部身家200万,她还抵押房子从银行贷了100万,悉数投入。 一个月前,这些投资人再也没有收到利息,拿回本金更是遥遥无期。 截至2013年12月末,四川拥有融资性担保公司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已经达到2338.4亿,在全国排名第2。 这个担保发达的地区,目前已是一片风声鹤唳。 7月21日上午,在汇通总部,兴业银行与汇通的法定代表人孙康沟通了近三个小时,南方周末听见,会议室不时传出激烈的争吵声。四川省金融办要求汇通在7月底之前,拿出一揽子解决方案上报,但截至目前,汇通依旧没能拿出兑付方案。 理财公司应声倒下 投资者组成了调查团,排查他们投资的项目。存续的13个项目,融资近1亿元,只有1个项目真实存在,其他均为壳公司。 2008年以后,面临灾后重建的强大资金压力,四川省加大招商力度,积极推进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投资繁荣的一个结果是,公司对资金极度渴求,只要你有钱,根本不愁没人借。 在四川,这样的资金生意极为红火。即使在一些年代久远的居民区,也是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家理财公司,门口还摆着大米和豆油,以招揽老年投资者。只需1万元,就可以享受年化18%的收益。困在笼子里的居民存款,形成一股从银行搬向理财公司的热潮。 在这根资金链条上,理财公司作为居间人一手牵着放钱的人,一手牵着借钱的人。理财公司的背后还跟着一家担保公司,即便融资企业无法还款,担保公司会来兜底,看起来万无一失。 截至2013年末,四川省通过工商注册的投(融)资理财信息咨询类公司多达5000家。 四川中小企业金融超市,就像是近几年当地金融发展的缩影。2009年8月25日,开业之初,这里齐聚了银行、担保机构、小贷公司、风险投资、融资租赁、信托等各类金融机构。到了2013年下半年,已经被一家家投资理财公司取而代之。 位于这块地方中的成都时代8号写字楼,堪称四川理财界的地标性建筑,附近聚集着数百家理财公司。而6月30日,“夏小龙卷款跑路”的横幅高悬在楼上,格外扎眼。 6月底,四川省隆昌县鹏润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四川东大汇通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夏小龙失联。 7月中旬,位于四川中小企业金融超市的四川恒盈投资理财公司(以下简称“恒盈”)首先发出通知,由于近期汇通高管失联,导致汇通系统及关联的担保等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严重危机,并由此直接影响在恒盈融资的大多数项目不能如期按原合同履行。 恒盈所有项目自2014年7月20日起停止支付收益,本金兑付顺延两个月,分5次兑付,每次兑付本金的20%,本金退完时按年化收益5%进行结算。 有投资人向南方周末透露,恒盈正是汇通的高管出来创办的。现在,当地普遍流传说,因为担心恒盈的负责人失联,甚至在他的安装了定位系统。 据南方周末统计,恒盈还没有到期的项目有近40个,共涉及金额5.67亿。除汇通担保的项目外,中兴地源融资担保公司担保13个项目、中光财富融资担保(北京)有限公司担保9个项目。 让人不解的是,并非汇通担保的项目为何也不能按时拿到本金和收益? 在投资者的多番逼问下,恒盈承认,40个项目中只有14个是正常经营的企业,其他都是空壳公司。项目即便有财产抵押,担保物有的没有办理抵押登记,有的还在法院的执行当中。 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四川宇鑫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者们身上——投资人组成了调查团,排查他们所投资的项目。存续的13个项目,融资近1亿元,只有1个项目是真实存在的,其他均为壳公司。这13个项目都是汇通担保的。 这些所谓投资项目中,很多都充满蹊跷的巧合。 比如,2014年3月,有三家公司在融资前的同一天更改了工商资料。更为诡异的是,当地一家企业——成都泓辉科技有限公司——连企业账户的银行电子优盾也交由恒盈保管,融资1000万,至今仍有300万没有到账。 由汇通担保的许多其他项目,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应声倒下,如四川省成都环福融资理财信息咨询公司、四川富民行投资理财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发售的项目。 7月21日上午,南方周末来到四川中小企业金融超市时,这里门可罗雀,每家理财公司只有一到两名工作人员,鲜有投资人光顾。 7月27日,恒盈拿出终极版解决方案,这已经是第六稿。对于已经到期的项目,再延后五个月完成本金兑付。未到期的项目,转投成都友好粮油和四川海讯电子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盖子迟早要揭开 汇通重庆分公司7个多亿在保余额,除了一笔3000万的项目外,其余均是为自办企业提供担保。 风险的爆发绝非偶然。 汇通除通过理财公司吸收资金外,还成立了多家类似成都融缘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融缘”)这样的融资平台,汇通高管杨志刚和刘玉英间接持有融缘的股份。 据汇通的一名股东透露,杨志刚成立了多家其公司员工作为法定代表人的融资平台,一名给他开车多年的司机的平台就融了3亿。 这位股东的企业也曾通过汇通融资5500万,其中2000万至今没有入账。 汇通也在为其自办的项目进行担保,包括煤矿、度假村、电厂等。“自办项目的借款申请表上没有盖客户公章和法人章,这类尽职调查很粗放,反担保措施普遍较弱,部分项目甚至是全额信用担保。”汇通一位不愿具名的员工称。 这些项目风险频发,甚至拖累了担保公司。 上述人士透露,汇通旗下有家自办企业叫四川龙和矿业,部分通过空壳项目融来的资金,最终进入这里,但从2013年开始,四川龙和矿业付息困难。另外两家越西县的水电开发公司,汇通也曾为其担保,融资9300万,这两家公司均无力还款。 汇通重庆分公司7个多亿在保余额,除了一笔3000万的项目外,其余均为自办企业的担保。 然而,2013年底爆发的“李金东”案,将汇通推向了深渊。 汇通写给各家银行的情况说明显示,李金东是汇通青白江分公司的总经理,他以自己的名义借钱,伪造汇通为其担保。同时,私刻公章以汇通的名义向民间集资。李金东给出的月息达到3分至5分,不到几个月就吸收了8000万的民间资金。随后,李金东失联。 几十名投资人向汇通讨债。直到今年5月,汇通向****指定账户存入2000万善后款,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中国经营报》引用汇通今年5月的财务数据显示,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069.72万元。一个月前,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还为流入685.7万元。 接近杨志刚的汇通股东向南方周末透露,今年6月,杨说想办法找来4亿帮汇通渡过难关。结果,钱没有借来,杨跑路了。 据其回忆,2013年底,汇通内部已经感受到民营担保公司的拐点即将到来,汇通就像站在岔路口,通向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一个是与金融机构的合作为主,逐渐收缩民间担保业务,另一个则是继续开辟民间市场。最终,他们也没想明白究竟要往哪里走。 但迅猛扩张,已经让汇通的担保规模膨胀到了自身难以承受的地步。汇通也曾希望缓解压力,计划在2014年增资扩股,让资本金达到15亿到20亿。 已经失联的汇通常务副总裁刘玉英此前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透露,汇通拟引入吉林粮油集团有限公司,出资5亿元入股汇通担保。吉林粮油集团已经将三年财务报表,以及今年1到5月份的财务数据全部提交给四川金融办等相关部门,计划分两期入股汇通。 增资扩股尚未完成,汇通已然事发 。 当地出事的另一家担保企业,风险则暴露得更早。 2013年下半年开始,由其担保的个人对企业借款,已经出现了逾期。“之前,我们账上的现金足够,逾期的项目便由我们代偿。”一位肖姓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但他并没有透露代偿的具体金额。 “这类民间融资,给投资人1.5分利息,加上担保费等中间环节收费,企业承受的融资成本到了4分、5分利息。能接受这么高的成本,说明企业的资金链已经很紧张,钱进去就很难出来。”他说。 由其担保的民间借贷,多数是房地产及其上下游的煤矿、水泥、建材等。但是,这些企业眼下的日子都不好过。 从2013年年初开始,他们陆续清退了风险较大的担保企业,在保余额从30亿降至17亿。但到了2014年6月,账上已经没有可供代偿的现金了,不得不向投资人宣布,接近3亿的民间借贷无法到期兑付。 盛极一时的融资性担保,由此坠入深渊。来自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末担保代偿余额415亿元,较2012年末增长100.4%,其中融资性担保代偿余额413亿元,较2012年末增长100.3%。 民营担保公司“被判死刑” 银行定的基调是,原则上不新增民营担保公司的担保贷款,已经到期的贷款要么追加抵押物,要么换成规模较大的国有担保公司担保。 汇通事件,让银行对民营担保公司警惕起来。 银行与汇通曾经往来频密。南方周末获得2014年2月的数据显示,当月汇通与24家金融机构合作,在保余额55.65亿。其中农村信用社5.39亿、贵阳银行4亿、成都银行7.4亿、中国农业银行3亿、招商银行4.2亿、凉山州银行4.58亿…… 此时,警钟已经敲响。 2014年1月26日和2月7日,四川省银监局分别向所辖各银行下发关于《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汇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及青白江分公司担保的授信业务进行统计的通知》等,要求金融机构核查汇通担保业务。 事实上,多家银行已经在内部排查中发现了问题。 2013年4月,成都农商行发现,汇通有7笔担保贷款疑似关联,并将这些贷款认定为“不良”。因此,该行暂停了与汇通的合作,直到11月才恢复了新增担保业务申报,但授信额度已经从8亿降至3.2亿。 同年11月底,招商银行也审计出,由汇通担保的六家借款单位形成利益团体,借款最终被用于矿业开发,该矿业公司销售收入与预计的年销售相距甚远。而且这六家借款单位承兑保证金、手续费、贷款流向、还款来源、还息资金,均十分可疑。 2014年1月9日,成都银行向全行发出通知,汇通出现重大风险事项。 在2014年1月到2月,汇通担保累计增加额5亿,远低于上一年的速度。 就在汇通实际控制人失联前的一个星期,汇通向各家合作银行发出了《请求合作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紧急报告》,称部分银行暂停了汇通的担保业务,引发受保企业恶意逃债。今年月代垫、代偿担保业务还款9574.28万元。 这份报告称,公司融资类担保业务余额约为44.37亿,其中大多是中小企业流动资金贷款,如果贷款到期得不到银行后续贷款支持,部分现金流偏弱的中小企业正常经营将难以为继,甚至出现正常经营的在保客户恶意逃债引发大面积的违约风险,“如果持续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对此时的银行来说,要防的已经不只是汇通,几乎所有民营担保公司都成了银行排查的重点。 农业银行成都一家支行的风控部人士称,整个7月,银行逐一排查合作的担保公司是否正常营业、实际控制人是否失联、担保公司的代偿情况。这家支行有一笔贷款,企业主失联,银行要求担保公司代偿,而担保公司一再表示代偿很困难。 宝宝脾虚怎么办小儿积食发烧怎么办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经常肠胀气怎么办
冠心病患者的护理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佝偻病o型腿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