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太古降龙诀 第10章 偷战技

2019-12-02 23:1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古降龙诀 第10章 偷战技

片刻功夫,一众家丁恶奴便全部倒地不起,哀嚎一片。

“伏平安,你要造反不成?你就不怕许家责罚吗?”许三立细声细气的道,他那嗓音永远都是那般尖锐,根本就不像是个男人。

伏平安踱步来到许三立面前,一脚将他踹倒在地道:“怎么样,被人欺辱的滋味如何?我可是整整八年,每天过得都是这种日子!这都是拜你们所赐,拜许家所赐。”

许三立一听此话,暗道不妙,急忙打着哆嗦求饶道:“伏……伏平安,你……你放过我吧,我怕疼!只要你今天放过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了,你的活计我全部都分配给别人干,每天有酒有肉的伺候你,好不好?求你了,伏平安,放我一马吧。”说着许三立便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俯首作揖,眼睛里满是惊恐、骇然之色。

“我去你大爷的许三立!”伏平安爆喝一声再一次将许三立踹倒在地,随后欺身上前,抬脚用力踏在许三立的手臂之上,许三立长大了嘴巴刚要惨叫出声,伏平安猛的扯下衣角塞进了他的嘴里,让惨叫变成了闷哼。

许三立疼的满头大汗,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睛里满是痛苦与绝望,他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肘骨不是骨折,而是被伏平安这恶魔给踩碎了!

随后,伏平安如法炮制,一脚踏在他的大腿上,又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现在是有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够疼晕过去,今天的伏平安就是一尊魔神,自己是真的后悔来找他麻烦了。

伏平安嘿嘿一笑,蹲下身子,取下塞在许三立口中的衣角。

许三立紧咬牙关,痛的满头大汗,缓了好一会儿才面色痛苦道:“伏平安,我知道了,你堵住我的嘴,不让我叫出声,是怕招来许家人追究此事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就当今天没来过你这,好不好?”

伏平安笑道:“笑话,我只是嫌你的声音太难听了而已,你也知道我义父出征前发过话,许家人不能动我一根汗毛,他们钻了我义父话里的空子,让许家的狗奴才欺辱打骂于我,现如今我已是武者,就算许家所有的家丁一起上我都不怕,来一个我废一个,来两个我废一双。

你说我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许家还能招来一位阶位高手做下人?相反的,许家人不能拿我怎样,而我杀了你又能如何?”

这许三立是真的怕了,莫说许家三爷在这许家是只手遮天,就算放眼整个烽火帝国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谁敢忤逆他的命令?

不管伏平安犯了多大的错,许家人肯定是不会动他,更何况是取自己这一个小小家丁管事的性命。

“伏平安,不……伏爷爷,伏祖宗,我真的知道错了,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就饶小的一条狗命吧,以后我许三立绝对是唯伏祖宗马首是瞻,您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您让我屠狗我不敢撵鸡。”许三立是带着哭腔说道。

伏平安嘴角一勾道:“真的?”

“哎呦喂,我的伏祖宗,我这句句属实,千真万确啊,您可不能不信啊,我这小命以后都捏在您的手上了,我敢不听您的嘛?”一听伏平安不相信自己的说的话,许三立赶忙再次表忠心道。

伏平安一字一句道:“那如果我让你去许家藏经阁给我取出许家身法武技“梯云纵”与“天狼爪”呢?”

许三立惊道:“什……什么!偷战技!这可是死罪啊

!”

“怎么?不愿意?”说着伏平安便抬起脚,欲要踏在许三立另一只完好的大腿上。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他是真的不想再次体验了,连忙说道:“别……别,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给伏平安取来战技,还有可能瞒天过海继续过自己的逍遥日子,若是不同意就会被这杀星当场折磨致死,孰轻孰重自然分的清楚。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说着伏平安便摘下腰间装满神龙泪的酒葫芦,刚要倒出一滴来给他治腿,却又感觉浪费,便用小拇指轻轻沾了一点的神龙泪,扯开许三立的大腿的衣物,手指轻轻一弹,那一点点的神龙泪便落在那被伏平安踩得腿骨粉碎的大腿上。

一道紫金光芒微微一闪,许三立的大腿便恢复如常。

许三立动了动腿,大腿部那痛入骨髓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那被踩伤的胳膊依旧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

许三立大喜,本以为这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活了,没想到伏平安只是用他那一小滴的神水,便完好如初。

随即他眼神期待的看着伏平安,希望他可以继续用神水治好自己的胳膊。

伏平安哪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嘴角一勾道:“这是定金,想让我将你的胳膊也治好,就用战技来换,否则的话,你就做一辈子独臂侠吧。”

“是!伏祖宗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别叫我祖宗,我不习惯,叫我伏少爷。”暗道自己可是天外天至尊家族伏家的唯一传人,被人称作一声伏少爷不过分吧?

真是生的少爷命,过的却是下人家奴的生活。

许三立站起身,单膝跪地,捂着胳膊道:“小的记住了,伏少爷,没有别的事小的先下去了。”

“若是许家人问你的胳膊怎么断的,你怎么说?”

许三立连忙道:“奴才是自己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摔得,今天也从未见到过伏少爷,至于地上这些人,奴才自会让他们守口如瓶。”

“嗯,下去吧。”许峰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群家丁大汉,艰难的站起身,相互搀扶着走出了伏平安的宿舍。

直到屋内只剩下了抱臂的许三立。

“伏少爷,您没有其他吩咐,奴才也告退了。”许三立恭敬道。

许峰再三犹豫,对许三立说道:“你派人去一趟高月城,替我给月大小姐传个话,就说我找她有要事相商,是关于我与她婚事的。”

“是,奴才这就去办。”许三立领命而去。

她说过,退婚是因为自己无法凝聚真气修炼武学,现如今自己已经成功凝聚出真气,成为一名阶位强者。

她应该……不会再退婚了吧。

第一次吃伟哥吃多少
得了前列腺增生会怎么样
前列腺术后ED
他达拉非片是每天吃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