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超维术士 第1311节 幻肢

2019-09-12 11:3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1311节 幻肢

从手镯里取出了专门的能量的观察仪器,然后将纯色软态虫放在实验台的聚光石下。

拿起钢笔在手札上书写,设计并且记录实验的步骤。

等到事前工作做完后,安格尔开始观察起在聚光石下软态虫的反应。

此时处于平和状态,纯色软态虫的反应和对照组的普通软态虫一样,甚至,连它们移动的方式也一样,缓慢且坚定的蠕动着。

紧接着,安格尔开始对纯色软态虫进行外部刺激。

轻微刺激下与过量刺激下,纯色软态虫都只是保持谨慎不动,但中度刺激,或者有其他危害到它生命的生物体出现时,它的身体便逐渐聚集起一股能量,使它慢慢悬浮起来。

一只斑纹蜘蛛在实验皿里,被纯色软态虫给处决了,肢体全断,就连残败的身体也被软态虫吃干殆尽。

在这过程中,安格尔同时也在比对着自身的能量,此时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只纯色软态虫身上的能量就是幻术,但是还有一些细微的不一样。

总感觉它身上的幻术能量好像是实体一般。

想了想,安格尔戴上专门的能量观测镜片,再一次纯色软态虫进行刺激。

随着它身上的能量再起,安格尔的眉梢微微一挑。

这一回,他终于看清楚了纯色软态虫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在肉眼看不到的世界里,这只纯色软态虫身上,长了一些奇妙的东西……肢体!

那些被安格尔认为是幻术的力量,在软态虫的身上就像是无数的触手一般,构成了大量密密麻麻的幻术肢体!这些肢体有用于冲刺的,有用于发力的,有用于缓冲的,而且在软态虫的头部,还有两个像是镰刀一般的锋利肢体。

正是这把“镰刀”,在面对斑纹蜘蛛与织梦蚁的时候,才能轻易的折断它们的腿!

虽然是幻肢,但却拥有实体的概念,甚至增强了软态虫本身孱弱的战斗力!

安格尔看着密密麻麻记录在手札上的实验过程,还有实验结果以及他疾笔画出来的幻肢图,眼底不停的闪烁着精光。

他感觉自己思维里仿佛被埋下了一颗种子,之前那无数的幻肢影像,就是种子开花结果的养料。

用幻术来反馈实体,并且发挥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这是安格尔未曾想到过的。

以这只纯色软态虫那孱弱的身躯,都能发挥出那般强大力量,安格尔不敢相信,如果本体实力原来就很强大呢?

如果他也能学会这种类似幻肢的力量,会不会让他的战斗力拥有更加长足的提升呢?

原本安格尔还在犹豫,自己又不是血脉侧的,肉身力量再强也没有一个彻底发挥的余地,但是这个幻肢,却给了安格尔一个新的思路。

他迅速的将这个想法,记录在手札中,同时对这个“幻肢”进行了一次全面性的分析。

经过分析,以及安格尔查阅桑德斯给予的一些幻术笔记里,他基本能够得出,这个“幻肢”应该属于真幻类。

不过,真幻属于半真半假,亦真亦假。幻肢则是完全真实的反馈于现实世界,所以还是有所区别。

目前,想要立刻研究出“幻肢”,基本不可能,他还需要对真幻派别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行。但是,安格尔已经将研究“幻肢”,放在了短期目标内上,只要等到门之模型构建完整后,立刻就着手钻研。

等到他收起手札后,安格尔的目光再次放到了实验台上的纯色软态虫身上。

这只被他暂命名为“幻肢软态虫”的新型软态虫,绝对属于正向变异!甚至,在因瑟柯特的笔记本上,都没有记录过类似的变异体。

此时,安格尔看它的眼神中少了几分遗憾,反而有种庆幸。

就算这个幻肢软态虫并非是变形软态虫,就算幻肢力量放在它身上并不算强,但是它带给安格尔的幻术触动,却非常的有用。总的而言,也丝毫不亏。

接下来,就是考虑如何收纳的问题了。

以幻肢软态虫的实力,再收纳到虫巢里,估计用不了多久,织梦蚁就会成为一具残躯了。

织梦蚁本身就很稀罕,而且它也算推动安格尔发现梦之旷野的一个功臣,安格尔自然不会让它惨淡收场。

他想了想,决定将幻肢软态虫暂时放在魔洞虫囊里。

魔洞虫囊是当初他在净化花园时,杀死‘伴生虫潮’伊修所得,虫囊有一定的空间性质,但是只能放置虫类。

安格尔将幻肢软态虫放进魔洞虫囊后,又滴了几滴阿克索精血,作为饲养的食料。

另一边,他在虫巢里,用一只死去的普通软态虫,模拟成了幻肢软态虫的尸体,沾染上幻肢软态虫身上独有的信息素,然后放在母虫的房间外。

因瑟柯特的笔记上多次提到,母虫的行为模式其实是可摸索的,它认为孵化这种虫卵有用,它就会想尽办法,持续的孵化相同的虫卵。

而母虫的目的,是为了杀死织梦蚁。幻肢软态虫显然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为了让母虫不要陷入到制作幻肢软态虫的迷思里,继续诞生新型软态虫,安格尔才模拟出幻肢软态虫的尸体,让母虫感知到这一点。

当母虫得知幻肢软态虫已经死亡的消息后,它大概率会产生:“幻肢软态虫也无法抵抗织梦蚁。”的思维模式。那么在下一次的产卵时,诞生幻肢软态虫卵的几率就会大幅度降低。

确保母虫感知到“幻肢软态虫”的尸体后,安格尔这才将它的尸体清理出虫巢,同时按照笔记本里所记载的,放入新的变量,去刺激母虫产卵变异。

做完这一切后,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明亮。

安格尔看了看时间,光是观察并且记录幻肢软态虫,他就花了一个昼夜,此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他本来打算先进行冥想,然后开始门之模型的构建,不过在这期间,里昂敲响了房门。

半晌后,兄弟二人加上白熊,坐到了餐桌前。

几个仆从有条不紊的端上早餐餐点。

“你已经将仆从接回了庄园?”安格尔好奇问道。

里昂摇摇头:“只是让他们白天过来整理一下有些荒废的庄园,晚上他们还是继续回格鲁镇居住。”

“这样也好,等到导师回来了,再看看下一步的计划。”安格尔点头赞同,目前还无法确定尤丽卡的疯病能否解除,血色王权的威胁还在,所以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因为提到了桑德斯,里昂的表情有些迟疑:“已经过去一周了,他们还没回来,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如果说去抓捕一个学徒的话,时间的确过了很长,但是真要说出事的话,安格尔倒不会这么认为。

且不说罗兰度只是个学徒,就算古曼王亲至,想要打赢桑德斯,也基本没有可能,顶多是个平手。

或许,是因为某些事情耽误。毕竟,罗兰度是个很狡猾的人,他连暗中操作血色王权,都没有亲自出面,而是让一介凡人出面,可见他的谨慎。

不过这也只是安格尔的猜测,具体情况如何,还是只有等他们回来以后才知道。

“白熊呢?你用预言能不能看到什么?”里昂看向白熊。

白熊看上去有些疲惫,能看得出来,这些天白熊应该未曾休息过。他沉默了片刻,道:“无论是红发大人,还是幻魔阁下,层次都太高了,我无法去探查他们。但是,这些天我也想过其他的法子,譬如测探吉凶。”

“结果如何?”里昂好奇问道。

“好的结果,概率更大。”

白熊的话,让里昂稍微舒了一口气。或许是借了白熊的吉言,在这天晚霞将来的时候,一只魔隼从庄园外飞了进来。

彼时,安格尔正在研究自己的右眼,记录魔力与魇幻刺激下,右眼的两种形态效果与变化。

外界的鸟鸣声,惊扰了安格尔的研究

等他来到庄园门口的时候,发现布蕾正在和魔隼对峙。布蕾是尤丽卡的魔宠,是一只戴着单边眼镜的猫头鹰,虽然说是“鹰”,但它本质上与鹰科相差甚远。而这只魔隼,却是实打实的凶猛鹰科魔物。

布蕾在面对魔隼的时候,明显有些颤抖。

唯一让布蕾感到安心的是,这只魔隼似乎并没有发起攻击,只是停在大树上,头颅转动着,一副睥睨的模样。

里昂和白熊都到了门口,看到魔隼时他们反应各不相同,里昂是带着谨慎的,白熊则露出些许疑惑。

“这个魔隼,会不会是……”白熊轻声低喃,他记得幻魔岛就豢养了很多魔隼。

在白熊猜测间,安格尔已然到来。魔隼见状化为一道利箭,朝着他飞去。里昂被吓了一跳,本想阻拦,结果动作慢了一步。

等到里昂想要提醒安格尔远离时,才发现安格尔正抚摸着鹰隼的羽毛,一副熟悉的样子。

“安格尔,你认识它?”

安格尔点点头:“这是导师豢养的魔隼。”

在安格尔说话的时候,魔隼将脑袋抵住他的眉心,与此同时,一道信息流传到了安格尔的脑海。

治小便发黄的药
小孩总是咳嗽怎么办
小孩怎样退烧快
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