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IMF总裁表示欧洲债务危机情势依然严峻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2:3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IMF展开SDR技术评估 人民币是否自由使用成核心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该机构已经派出团队前往北京开展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技术评估。虽然各界对于人民币纳入SDR的预期升温,但极少了解加入SDR对人民币和国际货币体系而言有何切实好处。

“虽然SDR不具有支付、计价能力,但可以作为‘货币锚’(monetaryanchor),类似于欧元构成之前的欧洲货币单位(ECU),规定篮子货币上下浮动区间控制在约10%~15%,目的在于调和各国宏观政策,不要随便发货币,因此人民币纳入其中对于全球货币调和机制更为理想。”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履行院长张春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的“技术评估”主要针对“可自由使用”标准(“FreeUsable”Criterion,简称FU),这也是决定人民币是不是能够加入SDR的核心标准,而IMF主要考察其中的四个指标,即该货币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借贷、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债券,和即期外汇交易量。

“可自由使用”是技术评估核心

根据此次IMF的一份声明,五年一次的SDR货币篮子的构成评估正在进行中。目前正在开展早期的技术性工作,比如搜集和分析相干数据。作为评估的一部分,IMF已派出1支团队前往北京进行技术性讨论。

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DavidLipton)上月在北京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我们和正在探讨此事。至于人民币什么时候能加入SDR,正如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所说,这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时间问题。”他也指出,中国明确提出希望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IMF对此表示欢迎,并将与中国一道为此做出积极努力。

不过,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对本报表示:“由于SDR篮子构成已长时间未产生变更(除2000年欧元取代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外),不能反应世界经济气力格局的多极化发展,因此有必要扩大SDR篮子的范围,比如把人民币纳入篮子。但不能将此次IMF赴京评估和人民币一定能加入SDR对等,仍需抱有平常心。”

具体而言,IMF对篮子货币有两条标准,第一条是该货币的发行国(或货币联盟)在过去5年内货物和服务出口额位居前列,第二条是IMF认定该货币为“可自由使用”货币。虽然中国5年前已满足第一个条件,但仍在为第二项标准而努力,而人民币究竟在第二项标准中的4大指标上表现如何?

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此前的分析,针对国际储备份额标准来看,人民币仍需努力。IMF的COFER数据还没有就人民币进行单独统计(当前COFER数据库单独统计的货币有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郎、加元和澳元7种),在2014年第三季度的考察中被归入占比为3.2%的“其他货币”中,可见份额尚低。

不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人民币4月保持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地位,且成为亚太地区与中国内地及中国香港之间最常用的支付货币。

另外,根据IMF《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进行货币互换的中央银行所取得的(外汇)存款作为储备资产处理。因此,央行货币互换可以视作国际储备的补充。截至2015年5月末,人民银行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总规模约3.1万亿元人民币。

就国际银行借贷标准来看,国际清算银行(BIS)所编制的国际银行业负债统计一样至今未对人民币单独统计,该统计主要指跨境存款。

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发展规划部高级经济研究员戴道华表示,2014年底时离岸人民币存款达2.8万亿元,其中香港地区就有1.2万亿人民币(含存款证),目前已有14个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曾表示,到2014年底,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安排已经扩容到10个经济体,总配额达8700亿元。比较BIS的统计,恰好也是仅次于4种SDR货币以后的第五大币种。

在外汇市场交易标准方面,BIS统计显示人民币2013年占全球外汇成交量的1.1%,由2010年的第17位上升至第9位,但范围仍偏小。

就国际债券而言,BISSecurities数据库显示,2014年第四季度在国际债券计值中使用最多的前十大货币中人民币位列第8,其所占份额从2010年的0.1%提升到0.54%。据统计,按近四年来的增速计算,人民币未偿付国际债券总额将在2016年底接近日元当前的水平。

也就是在6月11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了在固定收益和货币市场复制沪港通模式的议题。“中国现在已是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虽然范围很大,但内地市场依然相对封闭,而内地市场的信贷资源仍集中在本土市场,未来需要站在全球角度来斟酌内地市场的发展。”

可见,虽然人民币离“可自由使用”尚存距离,但IMF所考察的数据是最新数据,会将人民币的最新动态纳入其中。近期,中国方面正在积极推动资本账户开放,沪港通扩容、深港通开通、QDII2等一系列措施正在酝酿。

人民币纳入SDR有利于国际货币体系

虽然SDR在实际操作层面的角色其实不突出,但人民币纳入SDR的意义仍不能忽视。

首先,对人民币本身而言,被IMF纳入SDR篮子货币,意味着人民币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货币,名正言顺地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180多个成员国的官方使用的货币,这也标志着IMF首次将一个新兴经济体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将大大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舞台的地位,象征性意义巨大。

此外,人民币进入篮子可以增加SDR的代表性。乔依德表示,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自2000年以来延续快速下落(到2012年下降到40%),如果人民币能够加入篮子,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会有较大的上升,也会大大减缓其下落的趋势。

去年印裔经济学家ArvindSubramanian指出,东亚十国中已经有七个国家的货币与人民币的紧密度超过了美元,人民币升值1%,这七个国家的货币会升值0.55%,而美元升值1%,七国的货币只会升值0.34%。

与此同时,人民币进入篮子也可以提高SDR的稳定性。如果人民币在上一次评估时加入篮子,则2011年以来,SDR相对美元、英镑和人民币的汇率波动会有较大的下降。根据相干测算,可以分别下落13%、21%和17%。

最不可忽视的是,将人民币纳入SDR可以使其进一步推动全球货币协调机制。

当时,各国货币在ECU中所占权重按其在欧共体内部贸易中所占权重及其在欧共体GDP中所占权重加权计算,指标取过去5年中的平均值。权数每5年调整一次,必要时可随时调剂,用作肯定各成员国货币之间的固定比价和波动幅度的标准、共同体各机构经济往来的记账单位,和用作成员国货币当局的储备资产。

“同理,SDR也可以作为一种协调机制,有助于改良当前‘美元独大’的国际货币格局。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只有当国家经济实力真正上升了,具有货币霸权的美国才会更积极地来调和和改变。例如,随着中国开放进程加速,当那天中国热钱退出或将外汇储备撤出美债而转投亚投行致使美国会紧张的时候,美国就会主动参与调和。”张春表示。

对人民币加入SDR,2015年的确是一个关键的节点。不过,中国各界仍需抱有平常心,由于金融改革马不停蹄,人民币纳入SDR自然会瓜熟蒂落。

女性尿液浑浊怎么办
治疗便秘的运动方法有哪些
患有心肌梗死女性能服用通心络吗
夏季出行必备药品
宝宝咳嗽舌红苔薄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