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星武狂潮第0258章狗这种生物

2020-01-25 21:3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武狂潮 第0258章 狗这种生物

这一刹那,无论是武学还是阵法,亦或是在普通人看来如同天书的天地纹,在班铭的眼中,已经褪去了神秘面纱,直指本源。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却仅仅只是眼睛一睁一闭的一瞬间而已,当班铭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有了一种大梦初醒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感觉。

看似广阔虚无的太空,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空无一物,而是有无数肉眼无法识别以及在强大的精神也无法感知的到的细微脉络。

“原来空间的密度,也并非是一模一样的。”

“天地原来是这样子的。”

这样的念头在班铭的脑中平静地淌过。

有了太极图的辅助,哪怕不消耗寿元,班铭眼中的世界也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除了杨雅人,无人知道就在刚刚一刹那间,班铭的身上发生了何其惊人的变化。

班铭微微抬目,看向前方被能量风暴所笼罩的区域。

西索还是那个西索,然而在班铭眼中,他已经不再强大得一塌糊涂。

甚至,他看到西索所保留的两张“底牌”到底是什么。

忽然,班铭神色一动,向旁边看去。

只见那里空无一人,杨雅人竟就在刚刚这一瞬间,空间穿梭,离开了这里。

为什么她要离开?

班铭微微蹙眉,不过眼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一挥手,他的面前就出现了数以百计的妖丹,这些妖丹都是当初他和方石在封神小世界中击杀妖族得到的,现在几乎拿出了大半。

五指轻轻一动,一个小型阵法显现,笼罩住了众多妖丹,无声无息将之化成了粉末。

旋即,班铭的手指自己的手腕处划过,一道血箭飞出,融入到妖丹粉末当中。

不远处,一些关注着班铭的人见到这仿佛魔术般的一幕,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班铭没有理睬这些人,他神情凝肃,手掐印诀。

一道截然不同的阵法凭空显现,将融合了班铭的血液的妖丹粉末笼罩,随即,这些粘稠的“泥浆”凭空越来越少,最后彻底消失在阵法之中。

目光盯在了正在以玩闹的姿态应付着舒清等人的西索身上,班铭双掌陡然一合,旋即向两边拉开!

“开阵!”

嗡——

空间颤鸣,一道血光骤然在西索的头顶上方出现了,这些光芒似乎是从虚无中凭空窜出,血光一下垂落,将西索笼罩在内。

西索的身形,骤然凝滞,表情也是瞬间僵硬。

“这是!”

很多人都眼神震动,这一幕很有些熟悉,不久前在“空中思想者”,两名天境上品强者就是差不多的情形,像琥珀里的虫子一样被禁锢住了。

而现在,被禁锢的对象,轮到了西索。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注意到了不同,因而更加震撼——

他们原本揣测,班铭那时候用阵法真正禁锢的其实是空间,可是现在,西索等人所处的那片空间明明已经破碎,班铭竟然也能将其禁锢得住?这是什么道理?

舒清等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惊了一下,然后醒悟过来,纷纷施展全力,朝着西索攻击过去。

轰轰轰——

每一击都正面击中,西索身形未动,亦没有受伤丝毫,他身上那件古意盎然的白色衣袍流淌出了温润光华,淡淡光膜竟将所有攻击都给阻挡在距离西索的身体一公分之外。

舒清等人大惊失色。

而在这时,白色衣袍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盛,陡然间光芒一爆,炙烈白光竟将笼罩在西索身上的血光冲的爆散开。

西索如猛虎出闸,表情再度变得生动,确切地说,是激动!

他的眼中爆发出骇人精光,满是激动和兴奋,朝着远处观战的太阳系众人看去!

这目光蕴含的精气太盛,碰触到他目光的太阳系武者纷纷如遭雷击,神魂受创,脸色煞白,连忙将目光移开。

而西索的火热目光最终锁定住了……班铭!

“锁空阵?就是你!”西索发出的精神波动极为激烈,哪怕是要让舒清成为他的女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激动,哈哈狂笑不已:“不枉费我故意释放威压,慢慢而来,果然就把你给引出来了!”

班铭闻言,眼瞳深处太极图微微转动,当即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西索从第三空间跳跃点抵达太阳系之后,故意释放出自己的威压传递到地球,引起地球上天境强者的注意,且故意选择更加节省时间的穿梭空间的方式降临地球,其实也是为了给地球上的天境强者更多的准备时间,或者说……是为了把同样拥有至尊法宝的人给惊动!

这一策略,简而言之便是四个字——打草惊蛇。

当然,西索没有直接降临地球,还有一个原因恐怕是,他早已经将太阳系文明当成了自己的“江山”,所以不想在地球上与人交手,免得破坏了自己的“产业”。

所以,西索故意跟舒清等人交手,却没有真正亮出底牌快速结束战斗,为的就是等同样拥有至尊法宝的人出现!

江山也好,女人也好,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至尊法宝,才是西索驾临太阳系的最大目标。

一刹那间,班铭想明白了这些事情。

而他刚刚所施展的,确实就是锁空阵。

不过,和他在“空中思想者”中布置的锁空阵不同,这个锁空阵无疑是更加强大,甚至已经快要接近真正的锁空阵——

兽王星原本是诸神的菜园子,厨神以锁空阵禁锢虚空,防止兽王星上的“肉食”逃脱。

而在这些“肉食”之中,未必就没有能够破碎虚空的肉质鲜美却颇为强大存在。

所以,如果锁空阵只能禁锢有形空间的话,强大一些的“肉食”就早就“越狱”成功了。

真正的锁空阵,不光能够禁锢空间,更是能够禁锢空间破碎之后的虚空!

而在刚刚,西索便是被这种层次的锁空阵给禁锢了。

不过,西索身上的那件颇有仙韵的白色袍服,显然也是一件至尊法宝,不光能够护体,令西索时刻处于不败之地,更是能够极致爆发,帮西索挣脱锁空阵的束缚。

很显然,西索也知道在这个时代锁空阵所代表的意义,因而判断出释放出阵法的班铭很可能也是至尊法宝的拥有者。

西索身上衣袂飘荡,光芒流转间,他已经将试图拦截自己的舒清等人一下震飞,朝着班铭冲了过来。

班铭附近的一些各势力之人如避蛇蝎,纷纷退避开去。

不过他们其实没必要这么做,因为在西索冲来的瞬间,班铭已经是身形一晃,选了一个方向一飞而去。

旋即,他再陡然伸指一点,一个空间通道打开,身形冲入其中,转眼消失不见。

“逃得了吗?”西索眼神冷厉,带着嘲讽意味。

他身形一动,就回到了龙撵之上,冷冷吐出一个字:“追。”

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没有动作的五爪金龙闻言,身子略有艰难地一动,随即,前方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

它拖动名为浮屠宫的巨大行宫,一下就冲进空间漩涡中。

“班铭!”舒清俏脸煞白,也要冲进空间漩涡中。

龙撵之上,西索没有回头,却一摸腰间,原本缠绕在腰间的青色腰带轻轻一抖,就成了一把古朴长剑,信手向后一斩,长发微扬——

轰隆隆……

无形震荡之力从剑锋之上传出,剑气所过之处,空间寸寸炸裂,无数的空间碎片夹杂在剑光之中,形成一道犹如海啸般的空间洪流,朝着舒清碾压过去,简直犹如末日。

舒清一咬牙,双指并称剑指,再度施展意境之剑,迎了上去。

轰!

狂乱的能量风暴中,舒清吐血倒飞。

等她缓过气来,那浮屠宫以及空间漩涡都已经消失不见。

太空中恢复了平静,原本破碎的空间也迅速恢复了原状,唯有刚刚被西索一剑斩破的空间,边缘闪烁着殷红之色,恢复的速度很是缓慢。

远方观战的众太阳系强者,一个个脸色都很是苍白,皆被西索最后那一剑给震撼到了。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西索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否则哪怕舒清等天境上品强者联手,也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折损。

饶是如此,无论舒清还是南山烈等人,这群代表着太阳系人类最顶尖武道的人,身上都是受了颇为沉重的伤势。

大败而亏!

面面相视间,很多人脑中都闪过了这四个字。

所有的太阳系人类强者加起来,竟不是西索一人之敌!

如果说,先前还有人怀疑,西索是班铭找来的“演员”的话,那么现在,没有人再怀疑他外星人的身份了——

无论地球还是希望星,如果真有这样的人物,早就成为太阳系文明的统治者,何必等到今日?

正是因为确认了西索的身份,沉默之中,恐惧和绝望的气氛在众多势力首脑人物之间蔓延。

假如说,最后西索不是莫名其妙盯上了班铭,追杀而去,在场这么多人,能有几人可以活下来?太阳系人类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这样的假设,哪怕仅仅是想一想,就让一些人心中哇凉。

无论怎么算,太阳系人类都没有胜算。

“也许……班铭说的没错,太阳系人类真的已经到了必须统一起来,团结一致的时候。”万龙军团的军团长华天尊声音沙哑地向众人传音道。

很多人身子都是一震,脸上现出了复杂莫名的神色。

之前,班铭以强硬的姿态,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太疯了,而大统一这种事情本身也太不现实。

可是,在亲身感受过西索的恐怖之后,几乎所有人也都开始觉得,大统一之路,势在必行了。

凭班铭和断罪的一己之力,当然不太现实,可是,如果所有的顶级势力都主动配合执行呢?众志成城之下,大统一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唯一需要担忧的是,现在是不是有点晚了?

舒清强压下了伤势,浑身浴血的她,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扫过,声音冷硬地传音道:“现在我们唯一能够期待的,就是班铭能够打败西索,否则……”

舒清的话没有说完,但很多人已经打了个寒颤,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否则,太阳系人类将再无未来可言!

无论过去是否对班铭抱有敌意、怀疑和成见,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简单而纯粹的念头。

那就是,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

从修为境界而言,西索是真正入了道境的恐怖存在,意境之力恐怖非常。

从所拥有的至尊法宝数量而言,西索更是拥有四件法宝,功能各不相同,可攻可守,而班铭就只有没办法发挥出攻击效果的太极图!

在这样的劣势之下,如果班铭还能将西索打败,那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奇迹。

一片距离地球足有数百万公里的太空中,陡然泛起了一阵剧烈的空间涟漪,旋即一头金色五爪巨龙拉着一座巨大宫殿从涟漪中出现。

而在前方百余公里外,班铭缓缓转身过来。

唰!

西索从龙撵上飘飞而起,目光灼灼地盯着班铭,笑容邪魅道:“怎么,这么快就不逃了吗?不过你的选择也算明智,浮屠宫最擅长的就是进行星际间的穿梭,你就算逃到宇宙尽头,也不可能逃得掉……所以,还是把你手中的东西交出来吧,这样的话,我可以饶你一命,并且让你成为我的一条狗!”

班铭闻言轻轻笑了:“原来在你们那个文明,也是有狗这种生物的吗?”

“你我都是明白人,这个时代是封神时代的延续,虽然分布在宇宙中的文明很多,各自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轨迹,但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也许狗的形态不太一样,但意义都是一样的。”西索似乎不急于出手了,曼声说道:“宇宙何其之大,可是在宇宙中,像你我这样的人却也数得过来,放在封神时代,我们都是有大气运加身的天命之人,不过,谁会成为最后那一人,却是老天爷都算不准的,我们只能自己去争,为了不被其他人吞掉,就得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当今世上,恐怕也就只有班铭能够理解西索说的是什么。

显然,哪怕西索已经拥有了四件至尊法宝,仍然不觉得自己能够无敌宇内,宇宙之中或许有比他更为强大的存在,所以他才需要得到更多的至尊法宝来寻求安全感。

班铭目光微闪,道:“你见过比你更加强大的人?”

似乎是被班铭这话勾起了不好的回忆,从现身开始就狂态毕露的西索眼中有惊悸之色一闪而过,淡淡说道:“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我给你五秒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把东西叫出来,我就只好自己从你身上取。”

班铭的神色渐渐冷峻。

“我大概知道你的答案了,说实话,有点遗憾。”西索嘴角微扬,有些惋惜地摇了下头,没有做那五秒倒数。

手影一晃,青色长剑已经再度入手。

然后,由上而下,一剑劈斩!

轰!

空间破碎,然后无数的空间碎片在剑光中开始沸腾!

每一道空间碎片,都足以将一名天境中品强者的肉身瞬间一分为二。

这一剑的威势,比起他刚刚斩向舒清的那一剑,强大了又何止一倍?

可见那时候的西索,其实还是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不想自己的后宫之中少掉一名“爱妃”。

如果舒清知道了西索的心思,多半又会恨得狂暴。

面对这无比恐怖的一剑,班铭双掌一动,妖丹粉末散开的同时,脚下一座空间传送阵显现,当能量风暴席卷而来、将这片区域吞没的时候,他已经被传送到了数百公里之外。

“能够将封神时代的阵法,运用到这个时代,是因为你在阵法方面有得天独厚的天赋且对这个时代的天地法则理解异常深刻,还是因为你所拥有的那件东西,其实是和阵法相关?”

一身白衣,西索持剑而立,目光淡然地看向班铭所在,精神轰鸣传递而出,一剑斩出的同时,下一句传音响了起来:“我打赌,是后一种。”

班铭不动声色,再度进行空间挪移。

“无论封神时代还是现在,但凡阵法想要催动,就必须要消耗能量,你可以用妖丹粉末,也可以用自己的血,然而我好奇的是,你现在还有多少妖丹粉末呢,你的血,又有几斤几两?”

“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手上这把剑,名为裂空剑,本身就具有破碎空间的效果,换句话说,哪怕我挥动一百次,也不用消耗自身的修为。”

“我可以用意境之力来对付你,不过我们好歹都是奇遇拥有者,你若死在法宝之下,也算是死而无憾对不对?”

西索一剑又一剑挥斩而出,破碎一片又一片的空间,同时不断以悠悠然的语气传音。

班铭很清楚,西索是在用言语来动摇他的内心,他的心灵自然不会那么脆弱。

不过有一件事西索没有说错,他身上的妖丹的确不多了。

班铭连续挪移了十余次,西索也斩了十余剑,没有露出一点不耐烦之色,似乎反而在兴趣班铭还能挣扎多久。

陡然,面对西索的再一次挥斩,班铭没有再进行空间挪移了。

“喔?这就是最后了吗?还以为你能玩点有意思的,结果到最后都只是这样跳来跳去吗?看来,你所拥有的那件东西,没有攻击能力啊……”

西索声音清冷地说着,他性情轻狂,然而战斗之时却仿佛换了个人,很有战斗经验,心思细腻,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就分析出了班铭手中所拥有的至尊法宝的某些特征。

能够同时拥有四件至尊法宝的人,岂是幸运二字所能概全?

电光火石间,就在班铭即将被剑光以及空间碎片洪流所吞没的时候,班铭全力出手了,一掌击出,极寒气息夹杂着五彩雷光,迎了上去。

如果夕阀的人在这里,必然会露出见怪似的神色。

因为班铭现在所施展的,正是夕阀的压箱底S级武学,冰封千里!

而且,这门武学此刻从班铭手中施展出来,已然是到了接近完美级的层次!

不过,光是冰封千里还不够,所以班铭还催逼出了自己身体里潜藏的五彩雷霆之力,将五九雷劫的力量也是融入到了这一击当中。

瞬间,极端冲击,充满毁灭的能量肆虐在这片太空。

“咦?”从出手开始,就一直显得极为从容的西索,眼中出现了意外之色。

班铭竟然将他这一剑给挡住,不光挡住,而且破开了。

这情形落在他眼中,就好像看见一只蝼蚁硬生生移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一根粗大枝桠,难免有些不可思议。

很快,他就有了发现,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惊色:“五九雷劫之力?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雷劫的存在了,难道,你手中的那件东西,还和雷劫有关?”

他的心中,首度对班铭产生了忌惮。

不过,眼见口中吐血的班铭使出这绝强一击,破开自己发出的剑光之后,居然妄图一鼓作气攻击到他的身上,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仿佛在看蚍蜉撼大树的嘲讽。

电光火石间,再出剑已是有些来不及,西索左手一抬,信手挡了上去,眼中却有冰冷杀意流淌出来。

双掌相接,力量爆发,周遭空间寸寸破碎。

而西索的唇角在此刻扬了起来,先前所说不会动用的意境之力悍然爆发!

所谓承诺,其实也不过是迷惑人心的计谋。

死人是没有资格选择死法的。

和上次舒清展现自己的轮回意境不同,这一次,班铭用自己的身体感受了一下,何谓意境之威!

凝于掌上的冰封千里极寒劲像豆腐一样被无声破开,明明感觉到那股力量顺着手掌进入到了自己的手臂中,却又感知到它的实质存在,只有破坏在不断蔓延,每一个细胞都毫无幸免地无声裂开,仿佛又无数把比纳米还要微小的小刀在身体里挥斩。

这是一种根本上的破坏,哪怕班铭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如果仍由这股充满锋利之意意境力量传遍全身,他也会在瞬间变成没有骨头的肉酱!

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
河南手术治疗白癜风
青海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