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武极破天传 第223章 彻底抹杀

2020-01-18 19:4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破天传 第223章 彻底抹杀

战斗在激烈的厮杀声中进行着。

除了那些高层间的对决之外,段云和石昆所在的位置无疑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段云,小心!”看到石昆那突如其来的一击,成云天心中猛然一惊。然而他刚准备抽身上去帮忙,便是被对面逍遥宗的一名一级武王拦了下来。无奈之下,他只得加快了进攻的步伐,满身的内力不要命地向着对方轰击而去。

“呵呵,不过是刚突破到武王境界而已,这种程度的攻击又怎能奈何得了我?”这名武王嘿然一笑,将前者的攻击一一挡下,而那目光却是朝着段云所在的方向看去。

“嗤!”

黑气缭绕的指尖,在段云的胸前划过,将其身上的蓝幽甲都生生地截为了两段。不仅如此,那余势未消的凌厉指锋,竟是沿着诡异的弧线,陡然旋转开来。

“仇人的心脏,享用起来定然是相当的美味……”石昆贪婪地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眼神中都是多出了一种凶残之色。

这些年来,凭借着自己的执着和得到的机缘,他很快便是在魔族新生一代中崭露头角,并被一名触及了魔皇门槛的强者看中,破例收为了关门弟子。而之所以会自告奋勇地潜回破天大陆,除了是要充当魔族的耳目之外,与段云之间的恩怨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如今,昔日的仇敌眼看就要丧生于自己指下,石昆又如何能不得意?

只不过,他高兴的似乎是早了些……

承受着“死神魔指”的旋转之力,段云的胸口瞬间便是出现了一个深可见骨的环形大洞。重创之下,他身形一个趔趄,鲜血也是从那洞口之处涌了出来。

后退了十几步,段云方才勉强站定。他轻轻地掩着胸口,而那黑色眸子中的冰寒,则是愈发浓郁起来。

“咦,居然没死?看来倒是我低估了你……”见“死神魔指”居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石昆不禁一愣。这种指法乃是他费劲千辛万苦才从师门得来,即便是寻常的二级武王,大意之下也绝难幸免,而眼前的段云虽说有了不轻的伤势,却显然还有着一战之力。这难免令他感到有些意外。

“就是不知道,你如今的状态,究竟还能受我几指!”

压制着心头的震撼,石昆狞笑一声,黑色的魔气便是再度凝聚在了指端,打算故技重施,将段云斩杀。

然而,他这一指尚未点下,却突然发现一种纵横捭阖的气势,正从对面的段云身上散发出来。

“这是……血脉之力!怎么可能如此浓郁!”

石昆瞳孔微微一缩,而那脸上的笑意却是逐渐地凝固起来。

“接下来,轮到我了!”

冷冷地扫了石昆一眼,段云有些讥诮地说道。而下一个瞬间,便见他手腕一翻,掌中多出一柄吞吐着火焰的长枪。火焰跳动间,“火云枪”三个大字在枪杆之上熠熠生辉。

起初,这火云枪还似乎有着反抗之意,但感受到段云身上那种气势,这才不得不顺从地停止了挣扎,任由其握在手中。

“看来果然如战天所言,火云枪已经瞧不起自己这个主人了啊……”感慨之间,段云虎躯一震,便是带起满天枪影,向着石昆席卷而去。

“不好!”

从此时的段云身上,石昆也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他将牙一咬,周身的魔气迅速回拢,化为数层黑色的光幕,将自己的身体遮挡起来。

光幕的表面,有着一条双面玄龟,不断地游动,看上去犹如无可撼动的壁垒一般。

“轰!”

赤色的火焰,狠狠地撞击在光幕之上,发出一声声的闷响。在这闷响之中,光幕渐渐地黯淡,而那玄龟游动的速度,也是肉眼可见地缓慢下来。

尽情地吞噬着黑色魔气中的精华,火云枪光芒更盛,其枪尖之处的火焰,竟隐隐出现了一圈紫色的光晕,甚至附近的空间,都出现了被熔化的迹象。

“啪!”

此消彼长之下,那玄龟的龟壳终于是无法承受愈来愈强的火焰,爆裂开来。躲在其后的石昆,闷哼一声,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嘭!”

玄龟的消散,使得整个光幕失去了最强有力的依靠。没有了这层层的阻挡,赤红的火海则是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至,将石昆的魔躯卷入其中。

“没想到这小子如此棘手!”

数口鲜血喷出,石昆怨毒的目中闪出了一种狠厉之色。只见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人形娃娃,迅速地将口角的血迹抹在其上,自己的身形则是鬼魅般地消失在了原地。

“段云,今日你逼我不得不用出了替身娃娃,下次见面我石昆定让你生不如死!”

一道不甘的声音,从远处飘来,那话语中的恨意和凄惨,令人不寒而栗。显然使用这种东西,石昆也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呵呵,替身娃娃?听起来倒是蛮有趣。不过,要让我生不如死,起码你也要有下次见面的机会……”

看着那团渐行渐远的黑烟,段云并未追赶,而其脸上,却是露出一种古怪的笑意。

见段云不仅转危为安,并且还逼得石昆狼狈而逃,成云天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接着他的眉头便是皱了起来:“段云,别只顾着傻笑,纵虎归山,必留后患,你就这么放他走掉?”

“师父,你老可真会开玩笑。以那石昆的实力,若是一心想逃的话,换做是你,能追的上么?”

段云的话,使得成云天老脸一红。他刚摆起师父的架子,想要训斥这个连自己也敢奚落的徒弟,却听到后者接着说道:

“如果这个倒霉蛋选择其他的方向逃离,或许我还真的没有办法。但既然走的是这条路,那就只能怪他自己的运气了。因为,好像在婚礼前夕,我刚好在那边动了点手脚……”

段云话音刚落,黑雾所在的方向便是陡然有着火光升起。从那火光周围散发出的波动来看,宛然竟是一个威力强上了数倍的大型囚魔阵!

火光之中,隐约可见石昆的身影在不断地挣扎。只是,毕竟刚受重创,实力上难免要打上折扣,所以他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弱,数息之间便是被那火光无情地吞噬……“哈哈,我尚阳子果然没看错人。夏无风,你看我这个贤婿如何?”

俯视着这一幕,尚阳子一声长笑,交手之间,也是不忘挖苦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铁青的夏无风。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又能折腾出什么风浪?我平日里也只敢对章力吆五喝六,但对于藏在其体内的石昆,却从来都是不敢得罪。如今石昆死在这个小子手中,其背后的魔族又岂会善罢甘休?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你,只怕也是自身难保,还是趁早做好让你女儿改嫁的准备吧!”

面对前者的嘲讽,夏无风并不以为然,他冷哼了一声,反唇相讥道。

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密云县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癫痫病治疗费用
江西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营口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