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魔法时代 261.萨摩耶公爵

2020-01-18 15:52: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261.萨摩耶公爵

身后那条通往城主府的主街上传来如同浪潮一样的欢呼声,在这种战乱纷纷的时节,坦顿城里的人们需要这样一场胜利来洗刷城中阴霾的气氛,那些一直在城中内心饱受煎熬的坦顿城居民们再一次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他们站在大街上,唯有用那一声声呐喊来宣泄着自己内心压抑的情绪。

也许有些贵族们原本几乎陷入绝望的心,开始活泛起来。正是这些构装骑士们带着大量军功返回来,对于他们来说未必没有可乘之机。

在欢迎的人群中,泛起油光的肥脸上挤出了开心的笑容,眼睛挤出了一条窄缝的贵族不在少数。

同样是在笑,那些外城区苟活下来的平民们则是眼睛充满了对明天的希望,他们也在随着人群一起欢呼,这些外城区的平民们,能在这次大劫难中生还下来,现在亲眼看到了构装骑士们带回来了那些梦魇一样的黑暗恶魔们的头颅,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令人高兴的?

还有那些站在街道两旁的重甲步兵团战士们,他们组成两排人墙,维持着大街上的秩序,让构装骑士们能够两两并驾齐驱,虽然披着重甲的战马在长街上跑不起来,但是至少从城门至城主府的这段路畅通无阻,只不过他们眼中的笑容,怎么看起来显得有点苦涩?

真正能够渲染现场气氛的,还是那些涂抹着香喷喷香水,头顶上带着漂亮的插着羽毛的帽子的贵妇们,她们拉着一些侍女挤在人群中,一手扇着团扇,一手挥舞着香帕,每一次挥舞都会让胸膛出现汹涌澎湃的波浪,像雪一样的白腻,在人群中是那么的耀眼。

我和琪格不需要太费力,就挤出了人群,出于对魔法师贵族的敬畏,只要是身穿魔法长袍,头戴锥帽的人,不管是不是魔法师,人群都会主动退让开,让出一条通道来。

“感觉坦顿城里的居民,缺少一种对生活坚韧不拔的态度,他们可不像埃尔城里的人那样坚强。”我和琪格并肩行走的巷子里,我边走边对琪格说:“要不是他们带回来了这份属于萨摩耶公爵的荣耀,恐怕着座城里的人会一直陷于绝望中无法自拔,现在,他们能够及时的赶回来,应该会让这次庆功宴生动很多吧,至少让一些人的眼中有了希望。”

“如果是埃尔人,他们会怎么做?”琪格显然很好奇我曾生活过的那个地方,她忍不住好奇,追问我。

琪格的问题让我再一次回忆起埃尔城的冬天,我对她说:“倾全城之力,击溃那些围城的野蛮人,谁的城,谁就要豁出性命来守卫,北风军团的构装骑士们永远守在奔马河与白象河的南岸,不过听说现在北风军团的兵权握在爱丽公爵的手中,这几年,北境地区的诸城境况明显已经改善很多了。”

“每年冬天,我们都会组成一支猎鹰小队,在埃尔城外猎杀野蛮人,冰天雪地的环境里,即使是那些不畏严寒的风暴之雄部落的野蛮人,也会被吉嘉的冰魔法冻成冰坨子。”卡兰措走在后面,随口补充了一句。

“这些兽人战士,就是在那个时候锻炼出来?”琪格又问。

我对琪格说起这些兽人战士们的来历:“恩,这些兽人也是那年大灾荒时候,从帕伊高原上来到埃尔城定居的。”

我扭头再向街上看了一眼,然后又说:“你看,那些人的眼睛都已经粘在构装骑士们的马鞍桥挂着的蛛人战士的颅骨上了,恐怕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琪格忽然向我问道:“你猜猜,萨摩耶公爵麾下的这些构装骑士们,在功勋和魔晶之间会选哪样?”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后才说:“魔晶吧,我觉得这样一支构装骑士团会缺功勋吗?”

毕竟此刻,那些坦顿城里的贵族们已经完全疯掉了。

……

终于,萨摩耶公爵的庆功宴如期举行。

在坦顿城的中轴线上贯穿着一条大街,这条街从外城的城门,通过外城的自由市场,通过内城区的南中门,一直向北连接建造在城池最高处的城主府,整个城主府算是坦顿城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站在城主府的瞭望塔上,不仅能看到坦顿城里的一切,还能看到城外辽阔的大草地。

一辆辆华丽的魔法篷车从各个巷子之中汇聚到主街上,向着城主府缓缓逝去。

也有些贵族们会穿着华丽的礼服,徒步走在街上,他们身后都跟随着一些骑士或者战士打扮的扈从,这些贵族们三三两两的汇聚在一起,边走边低声谈论着。

这些贵族们都是来参加萨摩耶公爵的庆功宴的,几乎全城的贵族都会受到邀请,我和琪格也夹在人群中,我们一行人在人群中也是分外醒目,穿着魔法长袍的我走在最前面,看到我的贵族们都免不了多看我两眼,我知道他们对于我的魔法师身份的好奇远远大过了对我本人的好奇,与其说他们在看我,倒不如说是在看我这身米索莉魔法长袍。

身边的琪格将自己的脸孔藏在锥帽里,对于周围人群投来的目光显得更是无比的淡定,也许是因为她将脸孔藏在锥帽里,反而让人们忽略了她身上价值昂贵的卡勒米安魔法长袍,更多人想要看穿藏在锥帽下的那迷.人面孔,她高挑的身材与走路的姿态,彰显着的她高贵的身份。

坦顿城里的贵族们,对于魔法师拥有着足够的敬畏之心,无论街上有多么的拥挤,也没有人敢靠近我们。

兽人女战士卡兰措和蜥人侍女塔卡玛跟在我们的身后,卡兰措穿着露着圆润香肩的半身甲,配着那件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战裙,身背着一柄双手大剑,脸上特意画着三道兽人勇士才可以拥有的油彩,完全就是帕伊高原风.情兽人战士的打扮。

塔卡玛穿着一身紧身皮甲,高高竖起的一条马尾从脑后垂下,金色的瞳孔阴冷得就像是一条蛇,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之上竟然没有人敢与塔卡玛对视。

后面跟着卡特琳娜和牛头人鲁卡,红艳似火的秀发与紧绷在身上的火蜥蜴皮甲,让她勾勒出一具完美的身躯,每迈出一步都会牵动着全身的肌肉律动,一只手永远都会保持按在魔法断剑上,那种在战场上经过无数次洗礼才会沉淀下来的杀意,即使这样,也阻隔不了周围人群的那些目光,卡特琳娜才是我们队伍中,周围那些目光的焦点。

牛头人高大的身躯在人群中格外的醒目,强壮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攒动的人头之上,在众人的目光下,鲁卡每一步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哪一步的步伐迈大了,碰到周围的人群里的那些人,他有些束手束脚,憨厚的牛头人身上只有一件砍袖麻布衣,胸口敞开着,露出隆起的肌肉。

也许是身材高大的缘故,走起路来微微有些摇晃。

在城主府的大门口向侍者递交了邀请函,那位侍者翻看了一下邀请函之后,没想到并没有像旁人那样立刻放行,而是对着旁边做了一个手势,这时候,站在旁边的一位管家走出来,对我和琪格微微施礼,然后跟我说萨摩耶公爵想要单独召见我们。

我和琪格对视了一眼,没想到我们刚到这里,就会受到萨摩耶公爵的召见,想来应该是我们在特鲁姆做的那些事情,传进了公爵大人的耳中,他才会专程派人在大门口等着我,这恰恰也是我们来参加庆功宴的目的,我们想在兑换功勋之前,与萨摩耶公爵单独谈谈。

那位管家带着我们走进花园旁边的一个小门,比起熙熙攘攘的人流,这里明显要清净很多。

我们沿着一条外侧回廊一直向城主府中央的高大建筑那边走,在这些大理石的回廊立柱上都有着精美的浮雕图案,高大的圆形石拱,与格林帝都稍有不同的就是头顶上的天穹,那穹顶上并没雕刻云中城和龙崖,而是不同于格林夜空的日月星辰。

跟着那位管家穿过数道大门,几乎每道大门口的两侧都有战士守卫,我们终于来到了城主府最宏伟的建筑前面,这座恢宏的建筑建在一座高台上,我拾阶而上,看着巍峨的建筑几乎有一种想要膜拜的冲动,整个建筑都是由四五十米高的巨大石柱支撑起来的,石柱里面有一道精美青石板围墙,每一根石柱顶端,都雕刻着一匹奔驰的骏马,每匹骏马的姿态动作都显得不大一致,远远地看上去,颇有一种万马奔腾的气势。

站在这座建筑面前,我还是头一次体会到一座建筑竟然也能够给人一种额外的心理压力。

走进了这座建筑之中,一种肃穆质感油然而生,里面竟然是一个非常宽敞的议会大厅,在大厅最深处有一座微微凸起的高台,高台上摆着一把精美的高大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穿的贵族礼服的魁梧老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但是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坐在高大的椅子上,一种巨大的威压从他身上传过来。

我在阵前见过他,知道他是萨摩耶公爵。

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灰魔法长袍的老魔法师,那位魔法师对着我和琪格面露微笑,他枯瘦的身体在魔法长袍里,像是一副骨头架子,只不过看他的精神还算不错,堆满皱纹的脸上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就在高台下面,还有站着一群穿着战甲的骑士,看起来这些骑士们都应该是萨摩耶公爵麾下将领,那七位实力强大的追随者们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他们身上华丽的铠甲,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非常想凑近了去瞧瞧上面华丽的魔纹法阵。

我自诩对于魔纹法阵有一定的研究,但是那些铠甲上精美的纹饰,有一大半都是我没见过的复杂魔纹,偏偏那些战甲上流动着魔力,那些从铠甲上散发出来的法力,竟然在铠甲外面形成淡淡地流光。

迪士累利骑士就站在这些骑士的最后面,见到我和琪格走进来,偷偷地和我打了一个招呼。

我迈步走在大理石地板上,走到高台下面,恰好看到了霍勒斯伯爵竟然也站在人群之中,他脸色铁青地瞪着我,我不以为意地向他摆摆手,就像是两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在打招呼,随后就看到霍勒斯‘哼’了一声,并将头扭开。

这种场合,对于一位魔法师这样做是非常没有礼貌的,站在萨摩耶公爵身边的老法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随即又让菊花般充满了皱纹的老脸浮现出一丝笑容来,对我和琪格用平淡的语气缓缓说道:“走进一些,两位来至格林皇家魔法学院的魔法师,我叫尤金,对于给你们带来的危险,我只能说十分抱歉。”

老法师接着说:“原本是这次历练活动,我们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请魔法学院的高材生们在佩雷拉城与坦顿城之间这片丛林区域里,清理一下这里比较危险的魔兽,比如沼泽巨鳄或者是鬃毛兽这类的魔兽,不过事情出现了小小的偏差,就在我随着公爵大人从坦顿城出发,出兵扫荡尼布鲁族蛛人的同时,一股蛛人军队越过坦顿城,进入了黑森林,给你们学院带来了非常多的小麻烦,很多优秀的魔法师们都受了伤,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已经平安的返回了佩雷拉城,能够坚持完成历练任务,并成功进入到坦顿城的魔法师只有你们两个,恭喜你们。”

我向老法师施了一礼,说:“谢谢您的消息,尤金大人。”

老法师也许是一口气说得太多,他停顿了一下,将气息喘匀,然后又用他独特的沙哑声音说道:“就算是再坦顿城下,我们也听说了你们在特鲁姆据点附近做的一些事情,不错,你们做得很好。这几天我和公爵大人一直在等你们,没想到你们倒是能沉得住气,一直等到庆功盛典才来拜访公爵大人。”

“怎么,终于想通了,想要用那些黑魔晶的来我这里兑换一些功勋?”洪亮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没想到萨摩耶公爵开口就是一句这样的质问。

我正想着怎么样应对,就听到高台座椅上的萨摩耶公爵再次冷冷‘哼’了一声,然后又是一句质问:“还是你们觉得城里的那些蠢货们已经拿不出你们想要的东西?”

我抬头看了一眼高台上的萨摩耶公爵,只见他正一手支撑在扶手上,单手摸着下巴上的花白胡须,目光冷峻地看着我。

泽州县人民医院
榆次区妇幼保健院
成都治疗牛皮癣方法
杭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太原市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