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外资银行抢进大陆台湾银行摩拳擦掌世界和平

2020-02-15 05:3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外资银行抢进大陆 台湾银行摩拳擦掌

12月11日,中国大陆加入WTO满5年,依照入世许诺,从这一天起,大陆向外资银行全面开放人民币业务,给予外资银行“国民待遇”,外资银行在经营业务上与大陆银行享受同等的政策待遇。 当前大陆有两三百家外资银行,但台湾设置在大陆的7个银行代表处,仅能从事资料搜集的事务。可以预感,新的一轮外资银行圈地行将展开,在这特殊的时间点上,台湾银行何去何从,令人关注。导报 兰文 黄少毅

呼吁声急,行动缓慢“卡奴”反应台金融困境

11月9日,籍“立委”李纪珠等人提出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36条修正草案,在台湾立法机构初审通过。提案呼吁将台湾金融业“登陆”从制止类改成允许类,解除台湾银行业与相干金融机构投资大陆的限制。

?誅 点评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邓利娟:11月份,李纪珠等人提出的修正草案,在台“立法院”被初审通过,但后来二审时被否决。李纪珠等民意代表反应了台湾相当多民众以及业者的强烈欲望,他们强烈要求两岸金融合作,尤其是台湾银行到大陆设立分支营业机构。 这类强烈需求缘于两方面:一方面,随着大陆向外资银行全面开放,大陆金融市场对外资更宽阔地开放,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可是台湾银行受制于台当局政策,只能干瞪眼;另一方面,由于大量台企出走,台湾银行资金贷不出去,投资渠道少,并且由于经济不景气,放款企业担心变呆帐,所以台湾银行期待放贷又畏惧放贷。 在此情形下,台湾银行就想到靠消费金融赚钱,拼命发放现金卡、信用卡,以致酿成“卡奴”风暴,“卡奴”现象反映出台湾金融机构的窘境,台湾银行非常渴望向大陆延伸。

台湾复华商业银行金门分行副理许季安:台湾服务业产值占GDP比重73%,其中金融业为大宗,金融业如果顺利发展,对台湾经济有极大正面效应。但是近年来,台湾厂商纷赴大陆,使银行对企业放款日益萎缩,又因“双卡”问题,消费金融业务萎缩,业者面临放贷无门的窘境。 对台湾金融业而言,大陆市场可金融机构过量、台商融资需求等问题,也可能是台湾业者追赶欧美同行的最后机会,台湾银行在大陆拥有语言、文化等优势,而且掌握了大量台企资讯,较具竞争力。 台当局将银行赴大陆投资列为制止类,对此障碍,台湾“立法院”提案修改,要求将银行业由制止类改为由专业主管机关许可,获得了跨党派“立委”连署支持,期盼能尽快有所突破。

集美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博士、副教授傅丽:银行不能光吸纳而不放贷、投资,由于许多台企西进,台湾银行没法跟随赴大陆经营,使台湾银行面临没有企业放款的困局,没放款便没收益,这是很浅显的道理。一个地方经济萧条,金融业就不可能兴旺。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固然要求金融全球化,台湾银行业如果不能走出去,与大陆融为一个经济体,而坐困岛内,将很难有前途。

摩拳擦掌,隔海兴叹14家银行符合准入条件

目前,有7家台湾银行在大陆设立了代表处,但只能搜集资讯,不能营业。在外资银行纷纭进军大陆之际,垂涎已久的台湾银行蠢蠢欲动,谁也不想坐困岛内。岛内14家银行正积极备战,准备抢滩大陆。 根据规定,外资银行要在大陆设分行,其前一年资产总额须达200亿美元,若采取合资方式,其前一年资产总额不得少于100亿美元,台湾符合条件设立分行者有14家。

?誅点评 许季安副理:台湾金融从业人员占总人口5%,却创造了21%的国民生产毛额,足见台湾金融人材素质之高,加上台湾历经屡次金融改革,经验弥足珍贵,可供正值金融转轨的大陆所鉴戒。 两岸经贸活动最近五年迅速增长,作为经济血脉的金融,理应随着经贸规模扩大和旅游、文化的需要,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但事实上却迟迟不前,严重滞后于经贸往来,对两岸经济伤害之大,不言而喻。 台湾银行不能赴大陆,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岸金融协商未有进展,金融监理机制未能建立,台湾当局坚持紧缩论调,造成已设立在大陆的台湾银行代表处无法升格为分行。 使人耽忧的是,随着时间流逝,苦等不到台湾银行的大陆台商,与大陆当地银行和外资银行来往日渐频繁,台湾银行在大陆“卡位”的时机正逐步消失。

邓利娟教授:台湾银行没法到大陆,主要障碍在于台湾当局政策限制,不允许台湾银行在大陆设分行。2002年台湾银行开始到大陆设立代表处,满3年可升格为分行,如今年限已满,然而台当局的政策没放开,台湾银行依然只能干等。 从大陆方面说,两岸金融合作是有益台湾民众的事,应当尽力推动,以更大的诱因吸引台湾银行来大陆,不必要对照外资银行准入的条件,而应降低准入条件,让更多台湾银行进入大陆。 比较可行的是参照香港的CEPA模式,依照CEPA模式,香港银行在大陆设立分行的条件为前一年年末总资产不低于60亿美元,远低于一般外资适用的200亿美元。但即便如此,也需要台湾当局的配合。

换个身份,曲线“登陆”台湾银行与外资银行合作

1994年,台湾协和银行以第三地资本名义,在宁波设立银行。1996年,台湾宝成团体在香港注册公司,和上海浦东开发银行成立华一银行。此后,台湾华信商业银行购并美国远东国家银行,在北京设立了营业点。这几家台湾银行通过第三地,到达“曲线登陆”目的。

?誅点评 邓利娟教授:台湾银行业者很聪明,“曲线”绕道过来,常常利用外资银行转战大陆,例如,2004年台湾富邦金控在香港收购了港基国际银行,以200亿港元占有港基55%的股份,由港基来布局大陆,以避免台当局政策限制。 还有一种情势是外资银行占主动,比如渣打银行到台湾收购了新竹银行,由渣打银行在两岸三地间进行布局,新竹银行也到达了进军大陆的目的。 另外,台湾银行参股大陆银行,这种方法赴大陆投资虽然门坎较低,但是参股大陆银行为台湾当局法令所制止。至于赴第三地设立子银行,再以外资银行身份投资大陆,由于要在大陆先设代表处3年,然后升分行才能营业,这样时间拖得太长,远水解不了近渴。

傅丽副教授:最近进入厦门的美国首都银行,据称为台资背景,会不会也是台湾银行绕第三地转投?美国首都银行进入大陆首站选择厦门,可能考虑到厦门台商多,并且厦门台商融资管道少,而该银行正是以台商为主要服务对象的。 银行是特殊的企业,出于利益考虑,肯定会以各种方式展转到大陆求生存。如今大陆市场对台湾银行来说,更多意味着挑战,其它外资银行只要申请本地注册成为法人银行后,便可经营人民币和信用卡业务,台湾银行如果不能及时搭上这趟车,大批业者将面临生存危机。

冰上破洞,先试先行试办两岸金融合作实验区

近期台盟厦门市委提出提案,建议把厦门建成两岸金融合作实验区。福建台商近20万,约占大陆台商1/5;同时已有百万旅客来往于厦金航线,其中大多数为台商。这两点为厦门试办两岸金融合作实验区提供了较好基础。 在步骤上,提案认为一要吸引台湾金融人材赴厦交流、考察,2要向中央申请实验区优惠政策,对台资银行在厦门设立办事处和分行,给予比其它地方优惠的年限和资金政策。?誅点评 邓利娟教授:金融开放很敏感,操作难度高于其它领域,两岸互设银行分行,有赖于两岸金融监管部门良好的协商机制,在当前两岸情势下,障碍很大。 如果在一个较小范围内设立金融合作实验区,透过两岸民间协商模式,建立实验区金融监管机制,下降准入门坎,等试点成熟了,再逐步推广,这应当是比较可行的方式。

链接 两岸金融合作进程

2001年 6月26日,台当局修正公布《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金融业务来往办法》,开放台湾银行赴大陆设立代表处。 2002年4月与5月,台湾的彰化银行与世华联合银行分别在大陆的昆山与上海正式成立代表处,跨出了两岸互设银行机构的第一步。 2002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批准大陆商业银行与台湾商业银行建立代理行关系,进行直接通汇,两岸的直接通汇业务从此正式启动,结束了两岸通汇必须通过“第三者”或“第三地”的历史。 2005年3月、10月,中国副主席江丙坤两度造访北京,与中央台办达成12项共鸣的5项共同意见,其中一项是推动两岸金融界合作,鼓励金融业者就此进行协商。 2006年4月,国共两岸经贸论坛达成了多项共同建议,包括加强两岸金融交换、增进两岸经贸发展的原则性意见。

乳腺增生会变成乳腺癌吗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内膜薄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原发性痛经的主要病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