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夏天的故事

2019-09-14 07:00: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酷夏,傍晚的时光对这小巷的居民来说是最悠闲的。
房檐下的梧桐树旁,聚集着四个小伙子在闲聊抽烟。大个子的叫周虎,胖圆脸的叫田浩,长头发的叫童飞,戴眼镜的叫曹阳。
小巷那头,相偎着走过来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岁出头,黑茬茬瘦不拉叽;女的二十岁出头高挑个儿五官清秀,穿一件淡蓝连衣裙裸露出嫩白的臂腕和腿肚。女的用胳膊挽着男的,一边走,一边旁若无人地正视小巷那头。
四个小伙子停止了闲聊,一时无语,默默地看着他们从面前走过。
小鸟的叫声在檐头的树枝上格外响亮。
“哥们儿咱们猜一猜他们是啥关系。”大个子周虎突然猛吸了一口烟。
“八成是女子跟她爸。”胖圆脸田浩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女子跟他爸哪有那样亲热的?”长头发童飞白了一眼田浩,扔了烟屁股。“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
“别说了!”戴眼镜的曹阳粗暴地打断了童飞的话。他的样儿有点凶神恶煞,周虎、田浩、童飞都不由一怔。
于是四个人就又抽烟。巷子里热闹了,谁家婴儿拉了屎,女人着了火似的喊叫男人;那边小孩子们拍手嬉戏:“你拍一,我拍一,民生大楼有电梯。”小鸟呢,仍在枝头蹿跃啼叫……
第二天傍晚,天气还是那样热,四个小伙子就又聚到了一块。夕阳下,那一男一女又出现在这小巷。那女的大概是今天多领了奖金,那笑声很是响亮。那笑声和这蒸热寂静的小巷极不协调。夕阳的光爬在她脸上,那笑脸就十分地妩媚。她依然旁若无人。
周虎和田浩开始续上了昨天的争执。
“保险是女子跟她爸。”田浩语气肯定。
“肯定是妹子跟他哥。”周虎斩钉截铁。
童飞冷笑着说八成是经理与秘书或者是电影导演跟想当主角的演员……于是,三个人就都现出了鄙夷的神情。
“呸!”
“呸呸!”
当两人走到他们面前时,周虎先吐了一口唾沫,接着田浩、童飞也就跟着吐。那唾沫溅在蒸热的水泥地面上,眨眼间就化为乌有。
“吐你妈的X!”曹阳突然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那一男一女在夕阳中又渐渐地远去,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细,周虎、田浩、童飞的目光也被扯得很长很细,扯得心里三分迷惘,六分烦恼,九分凄婉……只有曹阳靠在树上有气无力地抽烟,目光望着极远处的山峰。
小巷那边的棋摊又热闹起来。红车被偷吃却要悔棋,绿方不允许,双方面红耳赤,围观者泾渭分明争吵不休。小孩儿们却和睦相处牵着手跑来跑去。
“你拍七、我拍七,
民生销售登云梯。”
又一天傍晚,天落着细雨,小巷显得寂清空落。四个小伙聚在梧桐树下,或站,或蹲,或靠着树,一派潇洒样。那一男一女没有让他们失望,果然又出现在小巷,淡白色小花的伞,两人相偎得更紧,更加旁若无人。那女的穿着红连衣裙,使小巷顿时生机盎然,光辉灿烂。
“他妈的,又来了!”童飞阴沉着脸骂了一句。
“狗日的还没逛够!”田浩应了一句。
“婊子客!”周虎看着那女的,一副气愤不平的模样。
“放屁!”曹阳狠狠地打了周虎一拳。他的脸扭曲着,样子十分怕人。
“你!”周虎刚想伸出长拳还击,却突然看见了曹阳眼角的一颗泪。
“你?”周虎惊疑地问。
“我——”曹阳望着那渐渐远去的淡白色小花的雨伞,嘴唇颤抖着:“她就是杨洁。”
“杨洁?”周虎愕然了,“那么漂亮那么好的女孩,你把她甩了!”
曹阳无力地垂下头,“那时候,我已偷偷地爱了她七年,从上初中开始,一见她我就想发抖……”他喃喃着,“发抖,你知道那是啥滋味?终于,我拥有了她的爱。那年夏天,我们牵着手从这小巷每天从深夜走到黎明,可我的眼前都有一个太阳。白天那些日子对我来说是黑夜,黑夜对我来说又成了白天……那个夏天啊——”
曹阳哽咽着讲不下去了。
童飞、田浩也仿佛明白了曹阳讲的故事。他们呆若木鸡,望着那即将消失的花伞出神。
“可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甩了她?你为什么不肯讲?”周虎吼了起来,“要是你那时讲了,我是不会让你甩了她的!”
“你不要再逼我了……”曹阳用手扯着自己的头发,“就在那个夏天,她被一个流氓……”
“你这个傻瓜!”周虎叹息着:“那是她情愿的吗?”
“都怪她,她要是不讲,我又怎么知道?可我,就不能容忍她……她找了我整整一个多月,找完了夏天,秋天到来的时候,她就消失了……”曹阳讲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
“曹阳,把她夺回来!”童飞说。
“我去警告那个男的!”田浩说。
“晚了,一切都晚了。”曹阳缓缓抬起头,一副沮丧的模样,“她们已经结婚了。杨洁是在惩罚我。惩罚,你们知道什么是惩罚么?天哪,我该死……”
夏雨在小巷散漫地飘扬。
小鸟却迎着夏雨放肆地啼叫着。
“叫你妈的X!”周虎怒不可遏,朝小鸟恶毒地骂。
“滚滚滚!”田浩、童飞也咬牙切齿,同仇敌忾。
小鸟被这莫名其妙的骂声惊散,冲天而去。

共 18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当女人对一个男人绝望、愤恨时,会一遍一遍地刺激他,让他痛不欲生。文章中,作者用了抑扬手法,将一场恨表现得淋漓尽致。抑是一开始贬低小巷里散步的一对男女。这对男女,男的四十岁出头,黑茬茬瘦不拉叽;女的二十岁出头高挑个儿五官清秀。男的和女的身份让周虎、田浩、童飞猜测不已,甚至将女的身份一贬再贬,说成了“婊子客”。扬是最后抖出,女子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而是一个爱情的受伤者。她原先的身份是周虎他们的好友曹阳的女朋友。只因她被流氓欺负,曹阳抛弃了她。她在绝望之际,由爱生恨,嫁给了一个大她很多的丑男人,并屡屡出现在曹阳面前,刺激他。由抑到扬,让读者内心对女人顿生怜悯,感叹命运的不公。欣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12-19 19:28:04 对真爱要珍惜,不要等失去了才后悔。问好作者,欢迎多多赐稿。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新生儿尿黄
闭塞性血管炎治疗费用
夏天出行必备哪些常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