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埃克森美孚的前世今生

2019-08-14 17:12: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邹偲黾 我们都知道,候任总统选定全球最大公司美孚首席执行官雷克斯·作为国务卿人选。64岁的石油大亨蒂勒森在埃克森美孚度过了41年,从产品工程师起步,于2006年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选蒂勒森担任国务卿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增加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商界高管,同时,这一选择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利益冲突。长期以来,埃克森美孚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都堪比主权国家,在全球六个大陆勘探油气资源,业务遍及50多个国家。埃克森美孚是怎样发展成为国际石油玩家的呢?

山雨欲来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泰特斯维尔的石油溪旁,1859年诞生了美国的也是世界的近代石油工业。·19世纪60年代成为时代的弄潮儿。1863年,菲勒与人合伙开了一家炼油厂,6年后这家工厂成为美国最大的炼油厂。1870年,洛克菲勒将其改制为股份公司,标准石油公司登上历史舞台,并迅速扩张。1872年2月17日开始,短短39天,洛克菲勒一口气吞并了22个竞争对手。

不到20年,标准石油公司成为美国第一家行业垄断性的石油托拉斯——标准石油托拉斯,成为世界第一个石油巨头。标准石油托拉斯1882成立,其全盛时期控制着全美各地40多家公司,占当时美国炼油能力的90%、产量的15%,控制了近90%的石油运输,美国80%的国内石油产品贸易,石油出口的85%。就在标准石油如日中天之时,危险步步逼近。

洛克菲勒的成功刺激了其他行业的资本家,托拉斯在美国蔓延开来,像巨大的恐龙雄踞于各个行业。当时美国政府的力量非常薄弱,经济领域中几乎没有规则,只有适者生存和托拉斯的随心所欲,使社会中下层人士饱受垄断组织不正当竞争之苦。1899年,托拉斯问题被看做是整个美国面临的一场“重大道德、社会和政治斗争”。

标准石油公司垄断引起了政界、媒体界的不满。19世纪90年代起,对它的诉讼不断。专门揭发丑闻的期刊《麦克卢尔》1902年11月刊登了连载文章《标准石油公司的历史》,讲述了标准石油公司的发家史。文章的作者是女记者塔贝尔。她父亲曾在洛克菲勒公司压迫下破产。尽管文章用98%篇幅详述了标准石油如何创建了惊人的高效率管理、公司在组织和管理中取得的巨大成就,比如标准石油掌控石油行业的10年中,将日常用油的价格降低了80%,但描写标准石油如何对待竞争者的另外2%篇幅更受人关注。在这部分,塔贝尔详细披露了洛克菲勒的公司如何搞阴谋诡计,如何向铁路索要巨额折扣,如何进行残酷的竞争打败一个个竞争对手,包括洛克菲勒的同胞弟弟弗兰克。

暴风骤雨

福兮祸所伏。正是这2%的曝光报道激怒了美国人,公众与标准石油公司的对立进一步升温。西奥多·福当选美国总统后,立即着手对标准石油公司和石油工业进行调查。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11年5月15日裁决标准石油公司违反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以独占或有组织的联合行为等方式,操纵或支配市场,排斥、限制或妨碍竞争,强调市场结构对市场行为和市场绩效的决定性意义,主张采用解散和分割大公司的方法对垄断进行制裁。法院根据“结构太大原则”判决其解散。标准石油被拆散肢解成了34个独立的公司。其中,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埃克森前身)继承了原集团46%的资产,仍是当时美国最大的工业企业。

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下游炼制和销售很强,上游勘探和开发很弱。20世纪20~30年代,它先后兼并了卡特石油公司和汉伯尔石油公司,把它们改为自己的上游子公司,掌握了得克萨斯州等地相当数量的石油资产。与此同时,向北买下了第一大石油公司帝国石油60%的股权;向南进入和委内瑞拉。尤其是1932年,购买了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公司在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大量石油资产。这样,到20世纪30年代后期,新泽西公司不仅是世界第一大石油炼制商、第一大油品销售商,而且成为一大原油生产商。它的营销网络遍及西欧、东南亚、北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公司拆分几年后,股票市值比拆分前增长了几倍,洛克菲勒变得更加富有了。以至于西奥多·罗斯福卸任4年后再度竞选总统,谈到此事时愤慨地说:“难怪这些巨头们祈祷说,上帝啊,请再赐给我们一次解散吧。”

风云际会

尽管被拆分为数十家公司,标准石油的大家庭并没有真正消失,这些自立门户的公司大部分存活下来,不少还再度发展成为一方豪强。数十年后,风云再度际会,它们又联合成了比标准石油更强大的巨头。

埃克森首席执行官李·雷蒙德1998年8月正在苏格兰格伦伊格尔斯高尔夫球场参加一场会议,听到石油—阿莫科将要合并的消息。他觉得光提高财务效率还不够,公司还需要其他的东西,那就是合并,而美孚是一个候选公司。就像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卢·诺多常说的那样:“生意就是要让事情发生。”雷蒙德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他当即联系诺多:“如果你能做到最好,公司就能永远存在下去。”

在一次会议上诺多撞见了雷蒙德。两人先是谈到了石油工业面临的种种挑战,随后雷蒙德以其特有的沉稳、慎重的口吻说:“会有事情发生。”不久以后,雷蒙德打电话给诺多,说他要来华盛顿一趟,希望能和诺多共进午餐。“当然可以。”诺多回答道。说完,诺多想了一下,问雷蒙德来华盛顿有何贵干。“与你共进午餐。”雷蒙德回答说。

两人1998年6月16日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的美孚公司总部见了面。席间,雷蒙德和诺多最终谈到了埃克森与美孚的合并事宜。他俩认为要想合并,必须要先在三个问题上得到肯定答复:第一,他们能达成一个令人满意的交易吗?第二,这桩合并交易案会得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位于布鲁塞尔欧盟竞争理事会的认可吗?第三个问题是最关键的:“把两个业务实体融合成一个组织,我们有这个智慧吗?”双方随后展开了一系列紧锣密鼓的讨论,但是很明显,两大企业在估值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也就是在美孚股东的溢价安排上无法达成一致。对合并事宜的讨论逐渐冷却下来。8月6日,诺多告诉美孚董事会,他和雷蒙德“双方已经同意终止谈判”。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石化。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如何清除血栓
女性长期便秘治疗方法
运动员筋骨疼痛外用药
脑血栓有得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