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人道 第十二章-爱的伟力

2020-01-16 21:2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道 第十二章:爱的伟力

第十二章:爱的伟力

柳随风撞进了隐门,再次来到魔眼冰窟,还来不及感受它特有的冰寒,便被一块石头给撞晕了过去。

这样的石头,在狭窄的通道边很是常见,正巧把柳随风的身体掩盖。

风无涯看到这些,不由得神色一变,没想到柳随风竟会进入黑狱崖。

想想古老的传説,看看消失的柳随风,风无涯不假思索朝隐门撞去。

风无涯没有进入隐门,被石壁给挡在了黑狱崖外,双手摸到的只是一股子冰凉。隐门已经变幻了位置,就连风无涯,也是难以找出。风无涯不由叹了口气,联想到柳随风的上次消失,终于有了几分恍然。

虽然尚不确定,但风无涯隐隐觉得,上次柳随风的消失,应该跟这道隐门有关。

柳森手中攥着一颗引路珠,足有鸡蛋那么大,不停在花王山中奔跑。凭借着脑海中的地图,他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处水潭,若是被花宛如或柳随风看到,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这里正是他们第二次相遇之地。

柳森打量了一下这潭水,难免不会感到奇怪,皱起了眉头。

然后,柳森蹲下身子,用左手捧起一diǎn水,放在了鼻孔处。

眉头皱得更紧了,柳森可以确定,这里经历过一场大屠杀。

只有这样,潭中才会生灵灭迹,潭水中才会隐隐残余死气。

不过,即便如此,柳森的眼神丝毫没有慌乱,只有无比的镇定。用手摸了摸胸口,柳森摸到了一个玉瓶,里面装着九天还魂丹,还有风无忌设下的时间禁制,以免让丹药在时间的流逝中失效。

想到风铃的音容笑貌,柳森再也没有犹疑,扑腾一声跳入了水中。

花宛如的任性屠杀,被柳森事后发现,同时也被柳森记在了心中。

一进入水中,柳森就感到分外寒冷,不由调出了一些阳气,护在周身。

松开了右手中那颗引路珠,引路珠竟像受到召唤似的,慢慢地朝着潭底流了过去。

柳森跟了过去,向水潭下潜去。

不知过了多久,柳森突然发现引路珠的光芒开始黯淡,而它所处的那片水域亮了起来。

柳森知道快到了,便加速游了起来,钻出水面后,柳森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洞中。

浑身的衣物,都湿漉漉的,还来不及朝地上滴落,便凝结成了冰,霜白了柳森的眉毛。

头发上,衣服上,就连面颊与手臂上,也都在瞬间,被铺上了一层莹白的、细碎的霜。

一diǎnxiǎo霜,柳森倒也可以忍受,但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丝丝紫气,竟是朝着柳森萦绕而去,若不是柳森心境强,恐怕会不防着了道。

浑身阳气运转,浑身上下的霜,便变成蒸汽,蒸腾到了空气中。

柳森的身形,在蒸汽中,愈发显得朦胧。

几乎就在柳森运行阳气时,盘坐在尸棺旁的五号,腾地一下站起,顿立片刻,就向柳森的方向缓步走来。

他走得很xiǎo心,脚步落在石阶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昏迷不醒的柳随风,并没有被他惊醒。

在五号朝这里靠近时,柳森在打量自己的处境。

漫天的冰凌在洞dǐng凝结,团团紫气氤氲其间,显得格外漂亮。

那些冰凌,形状不一,大xiǎo也不一而同,就连它们的颜色,虽然都是纯粹的紫,但也不甚相同。

那些紫色并不是固定的,好像是游动的烟雾,在冰凌中不停盘旋。紫色烟雾多的,冰凌的颜色便显得深;紫色烟雾少的,冰凌的颜色便显得淡。紫色烟雾的程度,五花八门,而冰凌的颜色,也就丰富起来。

柳森看着这一切,有些纳闷,看着这些冰凌,陷入了沉思。

在他的前面,是一条仅容二人并行的通道,不知通向何方。

但朝前望去,冰凌显得更加紫,看上去就知道也会更寒冷。

五号xiǎo心翼翼,望着前方的通道,身形悄无声息地前进着。

面无表情,虽然xiǎo心翼翼,但身形也是极快,步伐跨度大。

终于,五号见到了柳森,与此同时,柳森也看见了五号。两个男人面面相对,中间隔着一丈的距离。柳森在上,五号在下。

居高临下看着五号,柳森不知为何,竟感觉到了五号的敌意。

与五号不同的是,几乎就在看到柳森的一刹那,五号心中就炸毛了:“竟然是这个男人,他不是应该在人界吗?”

柳森虽然不认识五号,但却看到五号脸上的变化,心中暗惊:“这人怎么认识我?”

既然不明原因,柳森就问了出来:“怎么,你认识我?”

五号听到柳森的话语,神色变得乖戾起来,同时怪笑着説:“大名鼎鼎的道主义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五号説的虽是实话,却让柳森神色变幻,他跪在天一院院门前一千天,都没人认得他。而眼前的这位陌生人,不仅一眼将他认出,还对他了若指掌。

心驰电转间,柳森便弄明白了原因,笑着説道:“想必是妖主告诉你的吧?”

五号听到柳森这么説,气极反笑:“我用不着妖主告诉我,”五号对着虚空拱了拱手,表示对妖主的尊敬,然后接着説,“我对你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你的人、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把你挫骨扬灰,怎么会不认得你?”

五号説得咬牙切齿,柳森听得毛骨悚然。

看到柳森不明所以的表情,五号突然恍然大悟,同时也镇定下来:“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不认识我。”

柳森无言以对,心想,对方这是多么恨自己,连自我介绍都来不及,就先痛骂一顿。

看到柳森对自己的仇恨感到疑惑,五号皮笑肉不笑:“你或许不认识我,但是风铃,想必你不陌生吧。”

听到风铃这俩字,柳森的内心再次揪疼,拍了拍胸口的药瓶,柳森心中有了一丝安慰。

纵使此后与风铃对面不相识,也要将她给救活。

爱一个人,目前对于柳森来説,就是这么简单。

柳森从沉思中回旋思绪,对五号説道:“你认识铃儿?”

五号听到柳森这么称呼风铃,不由得勃然大怒:“铃儿?铃儿也是你能叫的!若不是因为你,铃儿怎么会躺在尸棺中?”

柳森终于明白,原来对面这个全身黑衣的陌生人,是因为风铃迁怒于自己的。

弄懂这些,柳森笑了笑説道:“既然这么説,那么説,你也想让风铃醒过来了?”

“当然。”五号不明白柳森为何这么説,diǎn了diǎn头説道。

柳森没有立即回答,先把自己怀中的玉瓶给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玉瓶,又看向五号,説道:“这瓶内的丹药,是九天还魂丹,能够将风铃救醒。现在我希望,你能放下对我的芥蒂,带我到风铃那儿,让我将风铃救活。”

听到柳森的话,五号首先非常高兴,毕竟有了九天还魂丹,风铃是能够救醒的,对于九天还魂丹的药力,他并非一无所知。其次,五号又感到了纠结,风铃一旦清醒过来,恐怕五号连见她一面的机会,都会寥寥无几。

柳森本来以为,自己能够説动五号为自己带路,但是五号脸上神色的变幻,让柳森不由得没把握起来。

五号没有説话,思量片刻后,虽然心中有些挣扎,但也逐渐有了主意。

他要自己去救风铃,他要将柳森困在这里,让柳森永世不得离开这儿。

站立的五号,突然盘膝坐下,身形上升,大口一张,一个迷你版的妖狼,从他口中跃出,那是他的内丹。原来,五号竟是一头狼妖。他的内丹在洞中旋转,四周的冰凌乱舞起来,围绕在了柳森的身边。

群冰乱舞,眨眼之间,五号竟是在柳森身边布下了大阵。

五号朝着内丹一吸气,内丹便又回归,安静地躺在腹内。

柳森一愣神,看着绕着自己飞翔的冰凌,不由脸色大变。

五号盯着柳森,冷笑道:“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能让风铃受伤一次,就会让她受伤第二次。如果你真心想让风铃清醒,那就把玉瓶给我吧。等到风铃安然无恙,我自然会放了你。”

看到五号这么紧张风铃,柳森不由伤心,自己该是一个多么失败的丈夫,连这么一个陌生人,都会为风铃打抱不平,认为自己只会给风铃带去伤害。不过,柳森想了想,只要风铃能安然无恙,自己被困又怎样。

柳森将玉瓶扔出,玉瓶透过冰凌大阵,落在了五号手中。

五号接过玉瓶,没説什么,只是悄悄地消失在了通道中。

当五号施法设阵时,魔眼冰窟中的冰凌大动,山石也跟着震动。正是因了这震动,被摔晕在山石后面的柳随风,终于清醒了。空旷的山洞中,柳森与五号最后对话的回声,传得格外悠远,柳森听得特别清晰。

直至五号走过身边的过道,柳随风才缓缓起身,越过山石,来到洞中,沿着石阶向上爬。

远远地,他便看到了柳森,此刻柳森正在冰凌大阵中,不停地走动着,为风铃担心着。

这是第一次,他见到了父亲,没想到竟是再这样的情况下。然而柳随风并没有认出柳森。

听到脚步声,柳森转过身子,便看到了柳随风,他并没有认出柳随风,毕竟他没见过。

柳随风没有理会柳森脸上的疑惑,缓缓来到冰凌大阵旁,围绕着冰凌大阵转了一圈,xiǎo脸上露出一抹无奈。

望着被困的柳森,柳随风头脑一痛,虽然没想起来,但柳随风已经决定,他要帮柳森。

无论是柳森的阳气,亦或是风铃的妖气,都能够被柳随风吸收。对于别人有区别的天地灵气,在柳随风这儿,都只不过是能量而已,都可以当做身体的食物。他要救出柳森,虽然不明白为何,但他还是听从了本心意。

而这冰凌大阵,虽然是阵法,但本质上还是由妖力维持的。

于是柳随风伸出了xiǎo手,朝着其中的一块冰凌轻轻摸了去。

“不可!”

柳森看到柳随风这么做,连忙大声叫道。

柳随风看了一眼柳森,没有説话,继续摸了上去。一摸上去,柳随风便闭上了眼睛,xiǎo手不断在冰凌上攒动,竟是将冰凌剥出了一个洞口,然后将手伸进去,一下子便将其中的紫气,给捏了出来。

紫气仿佛有灵性,不停盘旋着,然而柳随风不顾这些,直接捏着它,放在了自己嘴中。

柳随风砸吧砸吧嘴巴,喉咙动了一下,xiǎo脸变得通红,好像喝醉了似的,闭上了眼睛。

而那被抽离紫气的冰凌,失去了生命力似的,直接掉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其他的冰凌,也开始凋落。瞬间,所有的冰凌落在了地上,而柳森依然傻傻地看着这一切,没明白过来。

柳随风吞下紫气才发现,这紫气并非单一的能量,而是两种力量的合体。

其中一种能量,他是熟悉的,正是妖力,而另外一种能量,他没有接触。

品味片刻,柳随风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柳森,笑了笑説道:“你不是想要找风铃吗,跟我来吧。”

柳随风説完后,便朝石阶走去,xiǎoxiǎo的身形渐行渐远。

柳森看到这些,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五号拿着玉瓶,在尸棺边黯然神伤。他已清楚知道,玉瓶中装着的,是救醒风铃的药。但是,他能让风铃醒过来吗?

风铃昏睡时,至少他还能看看她;可当风铃醒来,一切又充满了变数。

他能困住柳森一时,难不成还能困住柳森一世不成?

五号没有答案,没有答案,也就没有了行动。

沉吟片刻,五号拔掉了瓶盖,一股喷香的药力便散发出来,不等药香扩散,他便把药丸倒了出来,撑开风铃的嘴唇,塞到了风铃的嘴边。

他最终,还是不忍心让风铃半死不活,即便风铃的活蹦乱跳,或许就是他的黯然魂殇。

五号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山石后,柳森与柳随风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济医院
克东县中医院
赤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杭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台州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